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朋友友情之窗

发布时间:2016-10-24 点击: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扇友情之窗,关上了窗,梧桐荫着,或有雨飘着,任爬墙虎叶蔓遮盖岁月的容颜,经年不来往实在平常。一旦联系便打开了窗,仍是梧桐荫着,或有雨飘着,任爬墙虎叶蔓遮盖岁月的容颜......可就是不一样了,你会发现,你一直需要它的存在,它的存在象一把标尺,如一句忠告,似一种激励。尤其是两个性格完全迥异的两个人。

  朋友的心境在云端,她定位于某种高度之上,落不下来了。我在大地之上,即使做一朵积极的蒲公英,飞来飞去,最终还是扎根土地。她成不了我,我做不了她,再怎么商量也是谈不拢的。我们都有一定的心胸,理解各人的观点,能够彼此欣赏,她说我会过日子,我说她活得随性。两种活法,相存相处,融洽非常。

  在我们认定了这个朋友之后,友谊这个学名就靠边站了,你真正在意的是这个人,这个人带给你的和你给予这个人的人格魅力。模仿是蹩脚的,任何人就其自身来看都是独一无二,浑然天成的。偶尔,你会学学她,买一些奢侈的物品放纵一次,心疼得半个月都缓不过来,彻底体会痛并幸福着的含义;某时,她也会学着你的样子,过几天清淡日子。她说。小兔子吃得那么素,怎么能长高?!

  想来世间诸人之缘分深浅,融或不融是个界限。人与人之间的影响与相融向来不知不觉,来了,便不走了。

  突然想起几年前,曾经有机会跟一位朋友一起,在一书画间,看一老者在案台执笔龙飞凤舞,少顷,老者递给朋友一幅草书,是苏东坡的赤壁怀古。但见此赋一横一竖老道苍劲,字里句外抖起风云霸气,相宜赋中雄浑气势,如大河直下,气象磅礴。朋友得之,掩卷再三道谢。等出了书画间,我迫不及待地问他:“古代诗词各有意境,手头有真功夫,字上都能显现出来,如果,如果......”

  我特意停顿了一下,这位朋友一直看着我在等我说完,我继续说道:新闻联播里多是国际风云,元首政绩,民生时事,算是大事了......

  朋友一挥手打断了我说,别拐弯,直接说!

  我又看了他一眼,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摘录一段新闻联播用书法写出来,是不是可有意思,会不会有政治的感觉?

  朋友大概看了我有五秒之久,忽地大笑,直呼怪人,说,下笔的最好状态是感觉,感觉你懂么?胸内没有意境,字也会没有味道的。挨上政治的边儿,字就无情了。

  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朋友说,新闻联播里所播的文字,写得再怎么好,只属技术层面,书法是陶冶性情的,用书法写政治内容,这是冒艺术的险。政治与艺术相互亲近即失去自身,最好远远望着,那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他又道:你这么迟疑说这话,想来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不过想确定一下,你要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看着朋友,心怀感激,肃然起敬。我已经完全接受并融入他的观点,那么,这个观点也就是我的了。

  懂了。有些东西是可以相处又相融的,比如情谊。有些东西仅是可以相处,却不能相融,还不能明说,说的太白就没有啥意思了。一直以来,宇宙宽容地融洽着人性、自然以及所有细琐灰尘,对此面无表情。又满含期待。

上一篇:狐狸与猎人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