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唯美的绿萝世界

发布时间:2015-09-26 点击:

  楼下的垃圾筒旁,不知是谁扔了一瓶唯美的绿萝,瓶子里的水流尽了,瓶口一滩小湿,绿萝的茎己然发黄,可还拼了命地伸展着,上面有几片占满春秋的叶子,黄叶子与绿叶子交错着,都蔫下头去,似乎正在思考生命的自然更替,无论以寂静的神情死于阁楼,还是以狼狈的姿态横尸众前,家养植物的命本就依附于人的命,于是它贴着地面一动不动,仅凭风。

  我向前走了几步,转身,又回头看了它一眼,那个瓶子里的错纵繁茂的根须正蔓延过瓶口,大有勃发之势,这是绿萝生命的祖地,它的所有力量都由此而来,我不由得再次驻足,它让我对它的世界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想象,无疑,想继续这种想象,就必须让它离开与它十分不匹配的垃圾筒,并且要立即在瓶内注满清水。

  我把这瓶绿萝带回,放在背阴的窗台并在瓶内放满了水。我象每一个善良的人一样,希望它会有起色。我也会跟每一个善良的人一样,只有等它死得彻底了,才会象扔掉旧年的某些回忆一样扔掉它!

  阳台上,我有一堆长势超出期望的花草,它们以前被人遗弃在楼道内,睡了好久。我把它们带回,用新土培根,注入清水,然后开始等待。这种等待是飘渺的,无所期望的,也可以说不是等待,纯粹是尽尽人事以求心安。可是往往这样,越是无意其生命,它们的生命就越发的蓬勃。待它们朝我生出第一片绿叶子的时候,我知道,它们醒了,它们惺忪着眼开始伸展腰肢,然后蹬着腿开始站起来......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叶子相继抽出来了,就象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这些叶子是新生的、新奇的、新鲜的,叶子上沐浴着阳光的温度,充满了土壤的慈爱,我给足了它们殷殷的期许。我想,它们能再次活过来,一定在阳光下蒸发了过往的阴影,我们每一个有生命的生灵都应该向前看,永不回头。

  对于爱植物的人,真的不会觉得侍弄花草是一件没有意思的事,相反,我会感谢这些植物带给我的愉悦和平静,看着这些生命从我的手中日渐茁壮,我便充满喜乐。收获生命,比收获任何带有功利色彩的东西要有意义得多。这种收获,会满足我们付出辛苦的回报,会让我们惊奇于植物的生命力,会让我们的灵魂沉淀下来,与生命一起焕发出珍珠般的宁静的光辉。

  这瓶绿萝的生死,到了我的窗台上,一切就全凭它的意志力了。我把它的结果预料得没有那么乐观,也没有那么悲观,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临时抱佛脚似乎为时已晚,可我有一丝奢望,就是在它的有些岁月的根心深处,真的会有本能的求生反应,这种反应是物种最朴素的生存欲求,是生命延续的不二法宝,是植物与水之间最古老的相依信号。

  当绿萝遇到水,它真的可以抛弃阳光,它的要求真的不多,一瓶,一水,一台几足矣。而我对它做的也不多,只是注满清水罢了,可是它还是把原来的青叶子变黄了,而黄叶子干枯了,只有它的根还深沉地浸在瓶中,没有变霉也没有腐朽,姜黄色的根,象镀了一层阳光的浅金,在水中品咂自己的故事。它是孤独的,没有叶子们的呼应,它的世界终究过于单调。

  应该是在一个有流星雨的晚上,最美丽的星光划过天际的时刻,那团错综有致的根须正在做一个梦。这个梦从原始森林的树荫下开始。那个时候,森林里的绿萝才刚刚长成,旖丽的叶面从腐朽的积枝枯叶下面伸出来寻找阳光而又惊惧阳光。阳光从浓密的叶间掉下来一角,轻得象彩虹的翅膀,这一点光亮还会被飞逐的鸟儿啄戏,蒲公英翩翩着,张开了伞们,静静地落在它的怀中小憩。这时,从绿萝身旁穿过去一只年轻的松鼠,看了它一眼,又奔向远方......

  象在记忆里又象是记忆外。一切过去了好久,又象刚刚发生过。绿萝记得自己的身旁有花点野蘑,有幸运的四叶草,还有诗一般的矢边菊。它们的呼吸相伴着传过来,一起越过森林上空,哦,天空,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勇敢的绿萝凭借着根底的力量,把自己伸出的藤须牢固地缠在参天大树上,它拼尽了力气攀到树顶,终于看到了初升的红日,待那枚圆柿般的红光强烈一些的时候,它用一种神圣的姿态低下了头,等到夜定,它才缓缓的伸长了颈,借着森林里动物们的鼾声,悄悄地扒开了浓密的树叶,并且看到了细眼的上弦月和朝它微笑的流星雨......

  .在梦里,古老的物种在原始森林呼唤着我的绿萝,它们同样的根开始恢复最初的同宗意识,一起跨过时间和空间的双重阻隔,来场流星雨让彼此神会意合。

  果然,在夜的深处,那瓶绿萝的茎,靠着神圣的力量,因着梦的指引,依着本能的意念,稍稍地动了一下头,接着,又抬了一下头......然后它把脊背挺直找着了自己的方向,它对着窗外的星空做最深长的回味和更遥远的深思,它发现,梦醒之后,它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我在给绿萝添水的时候,发现了它的茎端萌出了第一片嫩芽。它小小的,薄薄的,象颗绿色的小心脏,它的脉胳跟水里的根须一样,纵横着生命的印痕。它终于活下来了,而我的窗台也活了。

  这是一个属于活着的世界,对于存活,每一个活着的生物都会因为日子的重迭倍感无趣而思变图强,渐渐,健康的绿萝开始注意自己的身姿,它的每一片叶子都绽放得跟梦里的叶子一样,因为一个瓶口的约束,绿萝把叶子蓬勃繁茂到瓶外,而把根茎委屈于瓶身内,即便如此,根须们也是充实的,因为有叶子们的葱笼,它的世界不再单一,有了回应,进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生命力,它还会想起那个夜晚,而且深信它和它的祖类们来自森林,来自远方,来自梦里。

  等到绿萝的叶子丰茂一些的时候,我把它移到花盆里,并且将它与我的诸多盆植物放在一起,这样,它的根就彻底脱离了浮游,真正地埋在土壤里,有了土,一下子就让它的根找到了根,不消几日,它己经深深地爱上了土壤,再怎么数祖论宗,再怎么物种变换,在植物的心中,土地的地位永远无可替代。我想,绿萝遇到了土,它就找到了家。

  我还想,在某个无聊的午后,绿萝的叶子们开了花般的喧嚣,它一定会与它的植物邻居们讲起自己的离奇生死,会说起一个关于遥远森林的梦,会说起阳光、大树和流星雨,或者会说起我,这个手执水壶正在为它们浇水的女人。———我是它的梦外人,了然梦境,止于梦外,才不挠梦,彼此有距又相互影响,这样,我们才能在各自的世界里彼此安好。

  当然,绿萝的唯美世界并不局限于此。又到黄昏,远空乌云突生,风声渐紧,我把它放在窗外待雨,感受自然的存在,接受自然的洗礼,繁衍物种、奉献自身并对自然保持敬畏,我想,这是每一棵植物的使命。人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