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爱情故事:那个愿意为你放手的人

发布时间:2015-09-14 点击:

  他有女朋友,跟他是同村的,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大公司,前途不可估量。她高中毕业再没拿起书,家穷辍学,来到这座城市做了一名普通的送报员,她简单安静,朴素得跟丛萱草似的,那是原野里最不起眼的一种花,长得平常,活得平淡,花薄而弱,不仔细嗅,根本闻不到味道。

  大街小巷里,她的身影贯穿于这个己经接纳了她的城市,每天天不亮,她就象一只不知疲倦的快快乐乐的小雀儿,先去报站领报分份,然后骑个自行车穿梭于小区与办公楼之间,接着开始敲门、微笑、递报、再见。在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她过得简单而饱满,热情而满足。

  摩天大楼里,他的职位跟着这座反应灵敏的电梯直线上升。无论是策划方案还是市场调研,他都能准确地捕捉到市场动态的朝向,他也能感觉到上司拍肩的热情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赞赏和器重,他更能感觉到自己在工作方面的天分,这一点,让他尤为自豪。

  她一直还是送报工,她说,她喜欢这份工作,不但只是送报,她还可以免费看报!上午送完了报,下午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打发了,多清闲 !可以种种花,逛逛街,不操那么多的心,心有多干净呢!他说,也是,做什么喜欢就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瞟着电脑上的股票,只一顿茶的时间,他买的那支股票就跌得一塌糊涂的!他忍着,没有流露出来,她很敏感,他的一瞥目光,一个神情,都能让她把他的心事猜中,他不想她担心,在他心里,她就是充满生机的、辽阔无垠的草原,他一眼望过去,无沟无坎,心一下就踏实了。这片草原不应有世俗的烦扰,她应该保持水草丰美,天然唯美

  他每天要接触应酬很多的领导和客户,陪他们一同出入豪华的宴会,共进精致的大餐,然后腾出空来陪她去那家不太干净的小饭馆,吃那碗与他衣饰不相符的烩面。她说喜欢这里的自在随意,他依她,他静静地看着她吃,她的吃相不算好看,可他喜欢看,她吃得不矜持,但也不是狼吞虎咽那种的,她埋头吃一会儿就抬头看他笑一下,喝汤的时候不用勺子,端着碗”咕咚,咕咚”两下,能听得到喉头的吞咽声。这个时候,他就目光深深地看着她笑,她也笑。

  他有时候想,祖先们以前说食不言,寝不语。确实是有道理的,他们在一起吃着饭不说话,目光落处,尽是情意,比说了更多的话还有意思 ,这实在是一种享受,比他看办公桌上那些沉闷的文件有意思多了!

  有时她会恶作剧的把他的领带故意弄得松散,或者直接打乱他中规中矩的头发,然后一脸坏坏的笑,她眼中的真实总能让他回归到最原始的平静,总让他想起故乡的山野和清风,让他想起童年的阳光和星星,那个世界没有职场争夺、绩效考评和工作压力,一如他任何一种自我放逐的梦境,在梦里,最容易看到的那张脸是她的,在梦醒之后的第一秒,他最想看到的那张脸也是她的!在他心底,她又象是一个清新郁郁、善良丛播的山林,他愿意背负她的人生走在里面,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他们白发苍苍的时候,一起坐在夕阳下,看落叶怎么样离枝,怎样飘荡,怎样完成一个叶落归根的梦想。

  可是得了闲暇的时候,他坐在自己宽大的、锃亮的办公桌前,推开一堆待签的文件,手里握着一杯“拿铁”咖啡的时候,想起她说的话:“ 这咖啡怎么跟中药一样啊!”他就有点失落,是她不懂得体会咖啡苦涩之外的那种醇厚和优雅?还是自己实在不喜欢看着她拿着咖啡勺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

  记得当时,她来他公司隔壁的大厦送报,他让她进他的办公室喝杯咖啡,他的漂亮的女秘书刚好进办公室送文件,看到她品尝咖啡的样子 ,咬了一下嘴唇,忍着没有笑出来,递了文件就出去了!他觉得那秘书的表情跟搧了他一记耳光一样,这让他很没有面子,以他的职位,怎么可能失了面子?!

  他耐心地纠正她说:“喝咖啡要象你小口喝烩面汤一样,这是有规矩的!”

  她撅着嘴说:“我知道的,我非要这样喝!在你面前,我不想有什么规矩的,我就觉得这样喝过瘾!”那一刹,他忽然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两重天地,他看着她手脚麻利地倒掉了那半杯咖啡,然后她把冲洗过的咖啡杯往他眼前一放说,没有咱们老家的桂花蜜茶好喝呢!

  他觉得她的话实在太土,不是象轻拂了一层尘土那样的土,而是没有见过世面,内涵欠缺的土,是土得掉渣的土。他有些生气地说,这两种饮品根本没有可比性!

  她说,怎么没有可比性?从某个方面说,咖啡是西方的茶,茶是东方的咖啡。无论是茶或咖啡,有一定的相似性,也有一定的不同之处,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只不过我还是偏爱自己老祖宗的东西。她的书报读多了,竟也辨得有理有据。他没有再说话,耷着脸把她送到楼下,心里象塞了块儿大石头。是哪里不对劲儿,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一个人的时候,他使劲儿的想,想累了,就去忙,忙完了,再想,想累了, 就睡,睡醒了,还是想不通。

  一天,他们去逛商场,他给她挑了一件洋装套裙,她却挑了一套T恤马裤。两人各自拿了一套,看到对方手里的那一套,心里都别扭了一下。

  她说,我天天骑个自行车上班,穿裙子很不方便的!

  他说,不用上班了,我养着你,你以后就穿裙子!你看多漂亮啊!

  她不高兴地说,你务实一点好不好?我怎么能不上班呢!

  他看她有些生气,放下套裙拉着她的手哄她,她甩了一下没甩掉,就板着脸不理他,她不明白,他从来没有挑剔过她的衣装,现在怎么强烈地让她换一种风格,他明明知道那种风格根本不适合她!正僵持中,他急切地抽回自己的手,并自顾大步向外走去,她诧异地追过去,顺着他的目光,对面几个装扮得优雅庄重的男女走过来,热情的把他围了一个圈,她后退几步踮了脚,看不到他的脸,那些男女脸上堆积的恭敬表情把他跟她分隔到两个不同的世界,他跟他们寒喧、握手和微笑,全然忘了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她!

  她站在那里,有一种被遗忘,被抛弃的感觉,就象在沙漠里突然失去了骆群的方向,突然来了阵龙卷风,突然失去了一处泉眼,她甚至不明白她为何要出现在这里,她看着他的背影,那个熟悉的、坚硬的背影轮廓,再也柔软不起来了。

  等他们走后,他回身发现她不见了,正迟疑间,她从一个试衣间走出来,眼睛红红的,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走上前抓住了他的手。她有一种预感,他的手早晚要抽走,他的人早晚要离开,她害怕地拉紧了他的手,象拉一个即将失去的珍宝,不一会儿,她还是轻轻地松开了手。

  这事不久,她提出了分手,她给他的解释是,跟当初相爱一样,分手没有理由,只是到时候了。一个老家的伙伴对她说,看开些,你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分手才正常,牵手才让人提心吊胆!可她觉得她跟他在一起,从来没有提心吊胆过。她对他说,我们初中就认识了,高中就恋爱了,这么多年了,让我试着离开你吧,我不想在我们的心渐行渐远的时候分开,那样我的心里会充满恨,我想在我们的心还很近的时候离开,这样,我想起我们共有的那些时光,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她仍是这么善良,善良得他心疼。他听着她的话,心情无法放置,踱到窗边,看着天上的云彩,心蓦地软了一下,象触着家乡的草地,随即目光又垂下来,远处的高楼撞进了他的眼帘,他的心突然硬了,跟他办公室里的咖啡杯一样。

  一个转身之后,远方的风景一定会更好。他觉得自己实在邪恶,他内心很清楚这是人性的贪婪,但他需要这样的一个贪婪,他想给自己机会贪婪,他所处的环境也适合这样的贪婪,所以他不得不放弃她,人生本就是残缺的,有失有得才是完满,虽心痛,痛心,可痛得所值,值得所痛。他懂得取舍。

  分手一年后,他与她完全失去了联系,他理所当然地有了女朋友。女朋友很漂亮,工作体面,谈吐得体,她能给他讲各种红酒的产地、特点和品味,也能给他讲他们共同专业上的理论、剖析和总结,最主要是带着女友出入一些重大场合时,他能深切的感受到别的男人的嫉妒目光,那目光中的酸涩和艳羡让他得意非常。一切都按照理想的情节发展着,这样的一个女朋友,他挑不出一点儿毛病,他觉得自己应该很幸福。可是幸福到底是什么,有人说,你若流泪,微笑便是幸福,你若饥寒,白粥布衣就是幸福,你若失去,得到便是幸福。他问自己幸福吗?答案往往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生活的某个瞬间,他还是会想到她,他想起他们小时候一起上学放学,一起上山放牛,下河摸鱼。想起她吃烩面的样子,喝咖啡的姿势,想起他闻花瓣的表情,看报纸的神态,想起她清澈的目光,干净的微笑,他以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忘掉她,可有时候她似一直潜伏在他的细胞里一样,他的回忆细胞一旦轻微地跃动一个,他的身体的全部细胞都会被集体唤起,一种难过就象故乡的云一样席卷而来,把他围得严严实实。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他难过得无法自拔的时候,就会想起苏轼的这首水调歌头,古人尚且如此,何况他一俗人?他自嘲得想哭。

  日子过了好久,有天,他与女友来到了商场挑选结婚用品,进了商场后,女友开始试穿婚纱,看着女友一身洁白的美好,他竟然想起她:她现在还好吗?她现在在哪里呢?她若穿上婚纱会是什么模样呢?他的心莫名一阵刺痛,看着眼前人,不觉上前握紧了女友的手,可就在这时,女友却反常的拼命抽了回去,并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见婚妙店面前,一个身着广告服的高大男孩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个工具箱,这个表情复杂的男孩正深深地看着他的女友,而他的女友也静静地站在那里,所有商场里的喧嚣和婚妙店里的纯白色彩都成了他们的深望背景,他们一起深陷在另一个世界,而他,只是那个世界的陌路人。

  他立时想发作,他向前走了一步,却停下来,他分明发现,那个男孩的目光与象极了当年从试衣间出来的她!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孩与女友隔窗而过,迈过的那一步,凝了片刻,男孩的脖子定了一下,却是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他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慌乱的女友,他从她的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份隐藏很深的忧伤,夜似的无边无际,直至把她整个人都包裹,他走不进去,也没有路可走。一抬头,他看到了试衣镜中的自己,他发现自己的目光中没有愤怒也没有难过,只是不知何时也变得如此忧伤。

  他没有再拉女友的手,女友脱了婚妙后,也没有再试第二件。

  他们都没有说分手,但心里都知道这是一个分手的时刻,女友很礼貌地与他拥抱,并祝福他安好,他也很客气地祝她幸福,象演着别人的故事一样,他突然就觉得:他与女友的距离如此之近,而心,却是如此之远!他看着女友走远, 她的高跟鞋的声音此起彼伏,象一个毋须多说的省略号,而她的背影慢慢淡出了他的视线,就象一个来了一会儿、坐了一会儿又离开了一会儿的客人,留与不留,都是一个过客,只不过是时间说了算。

  这次分手后,他竟然莫名的轻松,轻松得他不知道该要做什么填充他的空白、无聊和闲散。他常常在万家灯火的时候,任那忧郁的目光巡逡,他怎么也寻不到最亮的那抹灯火,他无法解除西装革履的困束,却在深夜里任自己的心成为脱疆的野马,他在酒吧放纵空虚,麻醉着自己未可知的灵魂,他步履蹒跚的穿过大街小巷,找不到回家的路,酒醒后的某个零晨,他醉卧街头被冷风吹醒,当他扶着墙头站起来,他发现,他竟然醉倒在那个小小的烩面馆前,那一刹,他想起了她,心疼得揪了一下,眼角湿了。

  不知她过得怎么样?他拨了那个被他藏在心里的号码,只拨了一半就删了,他没想到她的号码他还是记得这么熟!

  关机!又开机!这样反反复复,折腾到了第二天天色大亮,他终于拨通了这个熟悉的号码,她还是那么亲切的方言,听到她的声音静静地穿过他的耳膜,他觉得他的手机都亲切起来!

  “你在哪里”?他急切的问。

  “我就在你家楼下”!他能感受得到她的不可自制。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在他家的楼下?他有些不敢相信。

  电话那头她继续说道:“一年前,我跟报站联系好的,让我送你们小区的报纸,还好,没有被你碰到让你难堪。可是你知道吗?每天早晨看到你家里的灯亮了,我就挺高兴,但是今天你家里的灯亮得很早,我很担心,我想上楼去,可是……”

  他没有再听下去,发疯似的冲到楼下,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泪如雨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