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闲闲散散写下唯美文字

发布时间:2015-07-31 点击:

  对于唯美文字的最初吸引,应该是宋词带给我的旖旎迷惑。称其旖旎,自是词中字句难言风情,称其迷惑,是因为我刚读到它们的时候,确实迷三惑四,一知半解,很多字还得翻字典。我不止一次地寻思,这些字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怎么就那么的美!那个年轻的语文老师,面对着我的提问,愣了有几秒,旋即,抬起手背挨着双唇 ,咳嗽了几下后,就权当给了我答案。

  这个答案我当然不满意,可也只能接受,就象我不懂得宋词,却接受它就是这么美一样。翻开它们,就象踏进了一个世外的山谷,山谷里百花争艳,蜂嗡蝶舞,突然看到了一种不认识的花,它们有的浓烈,有的浅淡,有的雅致,有的豪迈。而探究着这些词花,它们也让我时而浓烈,时而浅淡,时而雅致,时而豪迈。

  我知道,我始终成不了它们,我有我的时代,它们有它们的岁月。合上了书,我是我,它们还是它们,打开了书本,它们即是我,我即是它们,时代和岁月融合在一起之后,即刻销魂。我想,这大概就是阅读时最忘我的时刻了。

  对于宋词,着实热了好多年。行走于漫长的人生中,单一的阅读不免乏味,而博众阅读更是一种丰富。于是我自然地喜欢上了更接近生活的文字,这对于宋词来说,绝对不是遗忘,而是把它蕴藏在我内心的深处,成为我情感的发源地,也成为我灵魂的归宿处。借此,我尝试写下生活点滴,抒发人性情感,只为了能够保持生活的纯粹度,这里所说的纯粹,是灵性的极致,是爱的高端,是默契的无语,是安静的翅膀。

  我闲闲散散地写下唯美文字,是出于对读文字时的那种沉静的保持和延伸,翻书的声音比打字的声音轻松,还贴近作者的气息,而打字的声音比翻书的声音真实,那是我囤积的力量,付诸键盘,便成流水思想。前者是参观他人的世界,别有洞天,后者则是述写自己的感觉,由心而发,两者缺一不可,并行才能进步。当我不能与那些先行者并行的时候,就跟在那些思想者的身后,做一个坚强和坚持的跋涉者,也能自得其乐。当我懂得了这些之后,日子便不再寂寞了。

  董桥说,世上命好的人可以只顾读书,不必写书,只有命苦的人才要写文章讨生活。人在原稿纸的格子中沉浮,方知此中之难处......万幸!我没有写书的志愿,也没有为此而讨生活的苦难,我只是逢着了灵感生成的时候,想发言说几句话的时候,才会凑些字句成章,就象叶子拼揍着大树,野花散落着田野,心里发出来的东西,长势好或不好,长不长命,我都是喜爱的。

  我会为填一句动人的宋词而喜不自胜,也能够为写出一句话充满了灵性而感动,这种从心灵深处浸出的喜悦,算是我面对唯美文字时仅有的一点风月之心,我本多情,也在于此。而无情,只是岁月的事。

  一直以来,我写文字从来没有心的逼迫,也没有什么信念,只当成一种消遣自娱。殊料,自娱了多年之后,我恰如抽了多年香烟的瘾君子,一天几根,不会过于影响身体,可若要戒,也会令我魂魄难安,这才明白,此习惯也已攻血走心、欲罢不能。大凡世间有廦者,分大瘾小瘾,而我还远远不够,在我的书写人生的路上,我还没有成为瘾君子,充其量我只能算是一个有点瘾,却不想断了瘾的人。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毅力。

  这点瘾,进入我的生命深处之后,在一个合适的机会里,它悄悄地褪一层皮,接着又悄悄地褪一层皮,再次悄悄地脱了蛹,最后竟然蜕变成了我的命。这个发现,竟然让我欣喜若狂。

  我并不是看重我的命,我的命由自然里来,自然拿去,无可厚非。可我也从不轻看我的命,我的命里落满花瓣,缘分内外,都是真实。把握命的重量也就是把握人生的重量,寻得了这一点,更让我欣喜若狂。

  从我的第一篇文字见诸报端的那一刻起,我知道,那块“纸豆腐”只见证了我那一刻的文字魅力。文字是需要成长的,从青涩到成熟,从成熟到风韵,从风韵到永恒。它也会没有长好而成了畸形,或是半道上奄奄死掉也不是没有可能。故而,这一路走来,我多殷勤,不太注重它的长相好坏,气质如何,它还活着就好!再后来文字见报,我便有了一种负累的感觉。是的,以见报为目的的文字,虚荣占了上风,灵感都被目的化了,怎么还写得有趣?非但无趣,而是写着写着,就写不出来了,文字最真,它可能无味、有瑕疵和存缺憾,可绝对得保持自在的状态。

  如何保持自在的状态,那必定得有颗自在的心。什么才是自在呢?比如春天来了,雪就化了,秋天来了,叶就落了,温和平静,岁月安好。顺从心情就象顺从季节,这样也就比较容易自在。

  人有宿命,文字也有,只要是活着的东西,都逃不掉。一方面,我只想候在宿命的边缘,以自在的心境求得一点自由的文字,没有边框,没有限制,我要这些文字就象我的头发一样,我由着它疯长;另一方面,我也有新的设想,我要依着自己的心思把这些天生的头发拉直,或把它烫卷,它随我摆弄,它属于我。我真是贪心。

  可是,很艰难,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属于谁的!就象现在,我写的这些文字,即使才思平庸,字句失色,未写出的这一刻还是我的,写出的这一刻却是属于文字的。就如人的生命,活着的时候,一些生命本质的东西,比如友谊,爱情、艺术和信仰等,在一个时间段内或许是属于自己的,一旦死了,都是自然的。

  属于自然的东西再多,我觉得,它也不外乎三种不同形式的拥有,一种是永恒,就象深旷的狭谷和广阔的云天,很多东西不在了,它们还在那里,很多人赋予它们永生永世的灵魂,它们就是某种思想领域里的标杆;一种是处于存在与消失之间,如阴晴交替,世相变幻,不少人总结为: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一种是灰飞烟灭,流水无痕,它们只是以任何一种状态存在过,一部分人称之为“虚无”,称之为“大空”,称之为唯美至高境界......

  可是此刻,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写就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