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把唯美的文字继续写下去

发布时间:2015-07-26 点击:

  近来琐事缠绕,静不下来,我也就少写了唯美的文字。偶得闲,想起那些瞬时遗失的感触,便会觉得可惜。而当我坐下来想写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再也不能回到初时偶得灵感的愉悦之中,相反,患得患失的心情却愈加重了。

  这种心情很不爽,坚持了多年的写作习惯,一朝殆懒就心如荒草,荒草之上顶满雾霾,扑天盖地的弥漫过来,只消三五日便覆盖了内心的清流,这真的让我有点慌。我没想过放弃,却把坚持分散了。这跟放弃掉差不多。由此我开始反思,我把功夫都搭在哪里了?这一颗心搁浅在红尘间,顺时逆势,翻来滚去,早已经面目全非。自己的这颗心,有时候还真是由不得自己。

  这世间有多少事由得自己?不多。

  既然有了答案,似乎没有必要再追究下去,不写文字,日子照常,生活继续,可是我觉得生命的力量殆尽了,生命的内容掏空了。我的世界恰似一个漏了气儿的气球,再无饱满和生气,我的脚步迈不起来,也落不下去,定格了般,在失去文字的日子里怅惘难过,我想,我的魂儿已然是丢掉了一半了!

  幸而还有一半儿的魂儿紧挨着我的体温,在我内心苍凉的时候还能够细微地感觉到它的温暖。我知道这远远不够,我想要的不多,仅是那一半儿的魂能够找得回来。这实在不算是贪念。

  我想那一半魂儿应该是安静的,于是我夜晚散步的时候,路过热闹的广场,便想撇过热闹,拐回头去找一条宁静的路。在城市里,独寻一条宁静的路,真的是痴人说梦。找一条相对安静的路走走,才算是小明智。而城市稍微静一点的道路,大多街道狭窄,灯影微弱,那些影影绰绰的灯光散投在夏日浓密的叶子上,婆娑着,闪起了夜的眼睛,进而会让人去思索夜的深处有多宽多广多摄人心魄,我在其内,又在其外,在那样广袤的世界里,有我的那一半魂儿么?

  当然有。那里有无穷尽的安静,有无法丈量的奇迹,有令人敬畏的庄重,有引人遐思的神秘,我的魂儿是飘荡在那里,忘记了回来么?真难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这条路上风静树静人静,倒也合了心境,只是路面凹凸,心也凹凸起来。无奈,走了一段,便又折将回来,抛弃了冷清的夜的包围,于热闹的光亮的大广场周围自我安静。表面上看,我这样挑路走,是走向了安静和热闹的两个极端,其实,我是随性地挑了条适合自己走的路。这样的话,矛盾就不存在了。

  那么既然到了热闹的所在,必然被热闹左右,而驾驭热闹的手段就是没有手段!眼见着广场中心起舞的大妈们,还有路灯下遛狗闲走的人们,甚至是累了歇在石凳上侃聊的人们,他们怡然自得,并乐于在喧嚣中一并喧嚣着,可我看得出来,他们的各种神情中却透着一种相同的宁静,由心而来,归心而去,这种宁静盘桓在心的周围,散而聚,聚而真,真而忘我,似乎与这个天地合而为一了。

  周国平先生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我想,这种动静相宜,互不相扰的场景,便是印证了此话。能够被别人打扰的安静,算不上安静,而发现不了他人的安静,便体现了一种潜在的迟钝或是已经存在的冷漠。换一个角度来讲,对于生命的热爱与否,对于世界的细心与否,对于自己的取舍与否,便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对于世界和世界对于我,是双重的打量、感受和试探,亦是肯定的接近、友好和融入。

  我无法把自己分离于世界,独自思考在世界之外,路过的人们的脸上所呈现出来某些闲适和随意,会让我的内心充满莫名的愉悦。这种感染的力量来自于浓郁的生活,它扑面而来难以抵抗,它饱含了很多珍贵的东西,比如款款放松中的安乐,比如碌碌生活里的和谐,比如慢慢沉淀后的简单。仅就一眼平淡的夜间场景,就是一场生活的快描速写。我想,我的那一半儿魂儿应该是在这种场景里乐不思蜀,应该是在这场速写中幽默隐身。那么,我还寻什么?它就是我的生命中,从未离开过。

  文字也未离开过。某个时刻可以灵感开花,下笔千言,也可以含苞不放,蓄而待势。这都是一种应该存在的状态,这种存在是真实的,是不可避免的,更是可以超越的。恰如人生,平坦和坎坷从来相依,福祸也一直并存。这么想着,心底突流出一眼濯濯清泉,一切柳岸花明了。

  谁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一个人,可是谁都无法把自己的全部看得最清楚。如果有一天,我对文字变得迟钝不再敏感,对文字无法感觉充满倦意,那必定是我在前行的路上发现了一条替代写作的路,这必定是一条令人心动的路,可是现在,我确定我还是会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