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旅行让心情唯美一些

发布时间:2015-02-23 点击:

  那次去拉萨本想去旅行的,可是和父母一起就没有了这个可能,所以我不得不带着小小的遗憾等待,直至遇到那个小兄弟,又遇到几个有过旅行经历的妹子,直至到达呼和浩特遇到的清华兄弟,我们一拍即合了约定,一起搭车去包头,满心狂喜。

  带着唯美的心情,我们先是坐公交车到达高速路口附近,在公交车站牌遇到一个热情的赤峰女孩,在公交车上又与一个阿姨闲聊,车上的人看着我俩都比较好奇,下了车赤峰女孩与清华兄弟互留联系方式,并告诉我们方向,也与阿姨告别。一路走向高速路口,我有看到一个美女偷瞄我们,我们都没有理会的前行。在上高速路前,我寻找一个路边的小房子,洋洋洒洒的撒了一泡尿,怕一路上有尿憋着。

  我们起先以为进入高速会被阻挠,没成想一句善意的谎言就蒙混过去了,我们一路徒走向前,清华兄弟还录一分钟视频,那是具有意义的视频,也许如果我录的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我面对镜头一类的东西就麻木,写比说来得容易些。我回想多年前接受电视采访的状态,说话跟要吃大便一样难受,腼腆,紧张,语无伦次,完全败给了镜头,面对会说话的镜头就是我最大的克星,无力感极强。

  由于清华兄弟有搭车经验,他曾搭过六十多辆车,但在高速路搭车,对他而言是第一次,就让我们把第一次献给呼包高速吧。起先他说咱们先挑车,轿车不搭,就搭越野或是大卡车,可随着我们走了几公里之后,时间越发迫近下午三点钟,挥手已经几十辆车,均无停车意向,心里上,时间上,都有小小的慌张,整体状态还是不错的,我们决定见车就挥手,包括警车,可都是无济于事,信心没有减少。

  一路上,我们看着高速路下,荒芜的一片,又或是绿色的铁皮房,电线杆上的喜鹊,阳光一路刚好。起先我举起那个手势不够自信,慢慢习惯后就高高举起,也许内蒙还不太懂这个搭车的手势,也许都在着急赶路,有的司机在车上挥手示意不行。忽然看到离我们不远处有个轿车停下来,仿佛检查车子有没有问题, 心中觉得有点戏,当他们的车离我们不远时,我们的挥手,他们停下来,心中狂喜。

  清华兄弟开口说的话,没有费力气就让我们上车了,我心里那个激动高兴劲儿就甭提多美,多兴奋了。我们上了车,我这激动的心情没有按耐住躁动的话匣子,跟车上的人们这顿狂聊,直到聊到自己元气大伤,无力狂聊才住嘴。车上两男一女,男的岁数都跟我相仿,女孩应该跟清华兄弟岁数差不多。我打开包拿出一张明信片,在车上略有颠簸时写上几行字和联系方式,表示我们的谢意和小小的留念。

  我们搭上的车是一辆斯柯达,望着184KM的包头,突然觉得一切不再遥远,听着车主的人生,老婆,小孩,工作,他说我们做的事情是他们一直向往的,也一直想做的,可就是无法跨越的。一路上车子与大青山平行,听着他们的故事,说着我们的故事,聊着与旅行有关的事情,我们像是充满阳光的少年,不顾一切的出走,又像是忘我不顾的亡命徒,在高速公路上无顾忌的搭车,为青春未做的事祭奠。

  搭车,是没有预知的奔走,你不知哪时哪刻能够搭上车,如果运气差也有搭不上车的可能,相信幸运就会有好运,鼓起勇气就会有阳光,面对希望就是要做最大的坚持。那一路我们开心的聊着,时间很快的度过,不到两个小时就到达了包头的市区,让他们在方便的地方把我们放下就可以,一路上也多次说了祝福的话。那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搭车成功,旅行又有了新体验,那天下车后我们分别前合影。

  自从第一次搭车成功,心情就比较舒畅,在呼市与娜姐接头,在我们小聊之后,也决定从呼市搭车回北京。路线几乎是一样的,只是方向相反的,在我们坐公交车的时候没有一元零钱,我俩在找人换零钱的时候,遇到两个大学生,她们居然援助我俩一人一元钱,我们一起上了车,在车上她们听着我们的故事,仿佛觉得很有意思,她们也跟我们提前下了车,而且执意要送我们到高速路口。

  快到高速路口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好意思让她们继续这么送我们,一路上我告诉她们如何旅行可以省钱,吃在哪里,住在哪里,还有对我而言旅行的意义。学生都是无心少疑,只希望她们的路可以由听到的故事有所启示,旅行可能是一段路,也可能占满一部分人生。对她们而言只是想了解外面的世界,不想被困住某种束缚的境地。在和她们合影后,短发女孩像我们做出一个帅气的敬礼,祝我们好运。

  我和娜姐走进熟悉的高速路,还是G6京藏公路,方向完全与之前的相反,在这里开始徒走。我背着背包上路,娜姐拉着箱子走着,我渐渐鼓起勇气打着搭车的手势,她起初不好意思,慢慢的适应,慢慢的举起,慢慢的熟悉。由于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好奇心,人有时就是这样,第一次不在了,就像是一种机械的重复,没有太多好奇存在,我们边走边打手势,依旧几十辆车过去了,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们看着一辆辆宝马,沃尔沃从身边开过,在最初我们都没有打手势的时候失去了机会,到打手势却没有人理会。我们做了好多打算,从呼和浩特到北京大概五百公里,这么远的路程也许我们未必一次搭到目的地,可以先搭到集宁,张家口,只要沿路能搭到哪里算哪里,搭到哪里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娜姐想有这次体验,也让我们有所搭车的信心,我们就这样继续走着,一边走着,一边搭车。

  在我们走的路上还有客运大巴车按喇叭,往往那时我们放下手势,拒绝这种方式,我们要搭免费车,免费的喔。那天我们只有早上在内大吃了早餐,由于时间比较赶,我们都没有时间吃中饭,就连喝得水也是有限的。一路上看着高速路边的破房子,被拆了一半放在那里,不知什么原因所以然。我们看着标志,集宁,张家口,北京方向,车一辆一辆从身边走过,其中也有女人独自驾车,她们一定不敢。

  终于有个面包车停下来,问我们去哪里,他们也不说到哪里,他们只是说车上包太多,不好挪不方便,车子缓缓的行走,没有真正停下来,也没有加油就走,我们就跟着车子的步伐边说边走,娜姐没有放弃沟通,车终于停了下来。我们感谢的上了车,大姐把车后的东西挪了一下,大姐坐在了中间那排,我俩坐在最后一排。车上的组合依旧是两男一女,两男来自山东,一女来自黑龙江鹤岗,都是好心人。

  我照例拿出一张自制的明信片,正面是我在大理洱海的照片,我和娜姐分别写上一些祝福感激的心里话,娜姐那一刻很激动,就像我第一次搭车的时候,心潮澎湃的感觉,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又像是曾经遇到的各种美好感受,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言表一样,其实简单形容就是激动,开心,喜悦。我们在明信片上写上各自的名字,来自的城市,联系的方式,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好人一生平安。

  面包车的车速我们不做评估,因为有的坐就不错了,哪有什么挑剔可言,而且在我们询问后,车子是直达北京的,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幸运,无论几点到达都可以。在车上我不好意思喝水,再渴也忍着,没有吃中饭,就吃了娜姐的几块饼干充饥。大姐很热情的问了娜姐上学的情况,又问我上学情况,我居然说了善意的谎言,我说自己打算考研,大姐还说你们都是孩子,我孩子也在上大学,我内心在脸红。

  车上一路看着外面的风景,一会儿聊,一会儿困,几个小时过去了,我总习惯看着车窗外的标识牌,距离北京多少公里,每次看都少一定的公里数,心情就会唯美一些,可天越来越黑,我们还在路上没有停。快到河北才在一个服务区停了一下,上了卫生间,活动一下腿脚,感觉好多了。山东人一直给我印象还不错,东北人也还可以,有些时候也不好把地域贴上标签,那样可能就很狭隘了,我想是这样。

  那天晚上我们一个小时又一小时的熬过,看着手机时间,迷迷糊糊的睡过,可路程还是有点遥远。还有一段路大车非常多,根本开不动,还有一段路司机开岔道了,又在寻找到大路的,有些路上都要有点小曲折,我们都是曲折的见证者。到达北京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我们大概下午三点搭上的车,也就是五百公里用时七个半小时。下了车,到了帝都,也是雾都,还是毒都,兴奋的寻找住处,宣告成功。

  短短几天的时间,搭车两次,均已成功,让我谈起感受,如果一个字形容是爽,两个字形容是过瘾,三个字形容太过瘾,四个字是非常过瘾,五个字下次还搭车。搭车是一种彼此的信任与认同,需要好的心态去面对,需要简明扼要的说明目的地,也说明免费搭车的意向,给彼此一个留念的方式,也许是一个合影,一张明信片,一个签名,一个故事,总之要记得对方曾经帮助过自己,铭记这些真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