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2016跨年游走广西行

发布时间:2016-01-25 点击:

  又是一年末尾时,再一次的辞职,再一次为2016跨年做了打算,原本打算去越南跨年,可再一次计划落空。没有提前办理签证,一切就没有想象中美好,从广州到南宁的高铁,几个小时的度过,下车才发现一阵冷嗖,坐着公交寻找我预订好的青旅,原来距离没有想象的近,一个火车站与另一个火车站之间的距离没有那么太近。当我四处找寻后,在步行街的另一端找到了瓦舍,那是我住的地方。

  那里给我的感觉过于冷清,一个人去吃了碗螺蛳粉,又一个人去看了电影《老炮儿》,一个人再回青旅大厅,厚着脸皮和两个女孩聊天,恰好她俩第二天去越南,可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我没提前签证,要等签证最少四五天,南宁已经是我第二次去的地方,真心一刻都不想待,带的衣服不足,这样的天气有一点点冷,就这样放弃了计划。当晚有个女生睡在我的上铺,好久没混住,好像没那么习惯了。

  第二天清早我退了房,走过那个白天繁华清晨冷清的步行街,让我记忆深刻的是路边有人在睡觉,仿佛是那种自制的简易搭床,那样冷的天气真的有罪受,看到那一刻心情没那么好受。在路边买了一份早餐,又一路坐回昨天来时的火车站,自己都在笑着自己,这是为了吃碗螺蛳粉而来,还是为了看《老炮儿》而来,如果只为这个的话,在广州就可以实现的,来来回回的折腾再次重演在这里。

  我知道去越南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南宁,一个是北海,头一晚打电话问北海的青旅多久可以办理出来签证,那边的回答是两天左右,就这样坐着火车到北海。青旅在一个海边附近,只是我没太靠近那片海,而且那天我去的时候恰好是2015年最后一天,刚刚收拾好一切就约了两个九零后男女,他们也是头一晚来到北海跨年的,就这样结伴去了北海银滩,只是那个银滩似乎让我有点失望。

  在银滩简单的出海,又在海边简单的游走,仿佛略有无聊的感觉,而我似乎有点交际出现问题,话越来越少,人显得木纳。回到住处附近的我吃了极便宜的生蚝,也逛了一下老街,满满的都是失望。回到青旅,人们在准备跨年Party,都是九零后男女居多,我才发现自己有点难以融入其中一样。那晚有烧烤,有烟火,有啤酒,有美女帅哥,而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少语者,在安静的一起跨年在北海。

  再次醒来的那天,在大厅和笨笨聊天,他说去越南旅游,超便宜的价格,我们一起去旅行社,对于我而言,我已经非常排斥旅游,可是毕竟是因为签证的问题被困在这里,如果一切合理的话也可以考虑,最终旅行社没能搞定当天出走的可能。在那个心堵的时刻,我和笨笨说去广西龙脊好了,他还有个女伴七月,我们就这样说走就走的打包出行,先坐到南宁再转车到桂林,那晚七点左右到达桂林。

  那晚在桂林青旅住下,吃了附近的特色米线,满血复活后发现这个城市有雾霾,回到青旅满是老外,查好并联系了第二天的行程,一切就绪的睡下。第二天一路坐车进入龙脊大寨,被收了一百元门票,住在那个木楼上的三楼,吃了一顿小贵的中饭,爬了一趟让我屁滚尿流的山,看了不黄不绿的梯田,我们仨在靠近山顶的地方自拍,笨笨和卖围巾的阿婆聊天,居然约好晚上去她家吃饭,有点意思。

  当晚我们去了阿婆家,那个地方仿佛似曾相识,那种场景似乎在电视上常见,当自己真正设身处地的身在其中时,有种满心欢喜的感觉,那毕竟是我没感受过的,条件艰苦到劈柴烧火,有时停电,有时点蜡,让我内心很暖。那天是我农历生日,阿婆又叫了几个阿婆和阿姐,炒了几个菜,还有她自制的风干腊肉,当然也喝了红薯酒,喝了炒油茶,那天我被感动的心很软,那天被我一直记得到很久。

  在那晚笨笨很会聊天,也很会哄阿婆们开心,七月没有说太多话,可她也被那种环境氛围感动着,我用直觉可以确定,那晚那个寨子都停电,冰冷的回去没有洗澡,没有电热毯,只有靠自己身体的热量温暖自己和被窝。第二天早晨,去阿婆家吃了米线,笨笨又买了一条围巾,告别那个阿婆,也是我们再次上路的时候。我们回到桂林市区,原本打算去广西贺州下面的黄姚古镇,只是落空了。

  那天,我们在一个青旅大厅研究下一步行程,一会儿是贵州中转去云南西双版纳,丽江、大理的云南方向,一会儿是成都、重庆四川方向,一会儿又是海口、三亚的海南方向,最终七月说要回深圳,我突然之间也想离开。那晚,我坐上出租赶火车,忘记笨笨的IPAD在我包里,在火车站把笨笨的IPAD给他,我又因为着急赶路把小米移动电源忘在青旅,每段旅行都有不同程度的遗失,仿佛是必须一样。

  那晚订票的那车次火车没有赶上,退票和改签都不成,心不甘的我想试一下晚一车次的火车是否可以上车,厚着脸皮通过自动查票机,我明显的听到警报声,人却走得匆忙快速,上车后的查票美女也没细看我的车次时间,就这样到了广州也轻松混出。那跨年的旅行而过,这说走就走的旅行,让我结识了笨笨和七月,北海银滩和老街,桂林龙脊梯田,也许都抵不过那晚特殊的生日夜。这一程,我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