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没离开过现存状态

发布时间:2016-01-02 点击:

  有些时候,我并不清楚我的现存状态,这种状态不止存在于快乐的眼前,忧伤的背后,甚至会临于不喜不悲的界点,忽而狂至,忽而消失,就象风,逮住了一个空儿就来了,瞅准了一个机会就溜了。无法控制,人力难为。

  表面看来,我整个人似乎是静若端云,安似磐石,并未有一丝的微澜起伏和过多的思虑空隙,实则内心无时不在波澜壮阔,每秒都有唯美联想。我把这种状态自奉行为内心的自在,任凭这缕思绪的小鱼儿游来游去,再美的珊瑚树也不能使我迷失,再糟糕的境遇都不会使我绝望。只不过这种人生的自在犹如雨后之虹,短暂而决绝,它的稍纵即逝的明艳和黯淡,会给我带来莫名的触动,无谓的忧伤和难以述说的情怀。

  这应该是善感惹的祸,比如看到了油菜花盛开的场面,有人只看到了油菜花的样子和想到了油菜籽的重量,有人想到了春天的希望和秋天的收获,有人充满了对自然的敬畏和爱,这不是差别,这是区别。每一个人认知的世界并非有什么厚浅深薄,思想得多或探索得少,都不会削弱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感受,拥有本真的初心,就拥有了自己和世界的感觉。

  近来整个人有些恍惚,偶尔坐在那里木木地想着什么,也一时想不起什么了。摸着键盘打了几个字又停下来,我不得不停下来,目中无物,大脑一片空白,指端更是空白。一旦勉强,所有便不能为之。心里慌着,却无法找到慌的方向,心灵的堵墙上长满了年华的荒草,四面紧闭,不留一条放生的出口,灵魂的困顿,竟如此的让我无从下手拉自己一把。任其恍惚。

  也颓废。整个人就象弯在墙角枯了一冬的狗尾,晃晃悠悠,再也承受不住阳光的重量,被风一吹,随时都有可能折腰断颈。又象被时光摧破的蛛网,得到的和失去的所有,都无边无际地漏在了岁月的残缺里,再也拾不起些什么,颓废如此,当是生活如此。有点不甘。

  再有就是,有一些日子了,总像有什么急事要赶,具体赶什么,我并不十分清楚。我明明想慢悠悠地散会儿步,脚下却象装了滑轮,急匆匆地走着,又急匆匆地赶回来。翻起了一本书,再合上,不知合上之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做,可是我一着急就合上了,一着急就再翻起来。在吃饭的时候,我也是以匆忙的形式完成对胃的填塞,根本不去感受滋味如何......我无法平心静气,无法云淡风轻,在我的背后,我能感觉到一种讲不清楚的,一直悬浮着的鬼魅似的暗影拉长着我的纰漏和缺憾,等我猛地转过了身,却什么也没有,我强迫自己回过头来,却无法强迫自己不再次转过身去。

  我当然知道,操纵自己的只能是自己,人的心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最牢靠。

  我曾问过自己:你是怎么了?答案是,我这样挺好的。明显矫情。我确实是正常工作、学习和生活,听个笑话会笑得脸变形,股票跌得惨了会不爽得要死。我也一度认为这就是所谓的空虚,可是我的很多生活内容都被我有效地填充着,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很多东西仍在我的规矩之内,可就是这样,我不得不承认,在人生的某个时刻,越是讲究规范就越接近木讷机械,越是表面井然,内心就越容易混乱,精神禁锢的解除来自于环境的宽松、心灵的放松,更来自于心神统一之后的自我逐放。这种活着的状态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得了的,它绝对不简单,可也不复杂,这种介于模糊与清醒之间,介于无聊与烦闷之中的生活状态是生活的一部分,进而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这种活着的状态不是可有可无的鸡肋,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必然。

  想起这个世界里的很多人或多或少地拥有过或拥有着这种生活状态,我的内心竟然泛起一股i汹涌难抑的相流恨晚感,唉,人总是有一些攀比依附的劣性,又不是神!只是想来自己的这朵浪花,过于古板和失趣,拐个弯儿,回个旋儿啥的也未尝不可,一味死死地勒着墨守成规的脖子,活得太没有创意,真真是是过份得很。

  那么放逐自己吧,这种放逐是超越自由胜于自由的,我想当然认为到远方走一走应该有益于这种状态的调整。可是我想,如果旅行结束之后调整不力怎么办?那还不是一样继续这种急匆匆的生活状态?!对于这种自己都无法确定的心灵之困,旅行或许能够缓解,可绝对不能根除。

  直到昨日黄昏,很平常的一天,我意外地收到了一位朋友从老家给我带来的登封烧饼,那是我的最爱,看到朋友的那一刻,我分明感到无数颗泪花在内心生成芬芳的样子,扑面而来,一朵沁香。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烧饼,我慢慢地咀嚼着,品味着,感慨着,与朋友的旧年情谊一一回想起来,屈指一算,几十年过去了,时光往前,情谊跟着一并往前,它的存在,让这个冬天的雾霾都消散了不少。我打乱了我一贯晚间运动的习惯,与朋友坐下来小酌几杯,说起家乡话,聊一聊过去,侃一侃八卦,不知不觉间,竟然使我忘了急着去做些什么,直到送朋友离开,才发现我其实并不急着做什么。

  终于感受到,一份真切的关心便能使自己安定下来,一份真正的情谊就能教心找到位置,可见,人在困顿的时候,情谊会是最有效的稳定剂。这样心情好了一些时日,渐渐融入生活的平淡中,那些以前急切地赶着什么的状态一时平稳下来,在平淡中呈现出安静的姿态,跟着冬天的晨暮一并走向流年。

  今年的圣诞节,办公室突然多了一件包裹,上面署名本人收,寄件人是来自杭州的一位好友,打开一看,是一条色彩斑斓的羊毛围巾,只一眼,我便喜欢上了它,算算我与她已经将近一年未见了,接着,不知怎么地,眼角竟然不可遏制地濡湿了......在不可抵挡地时间里,在遥隔千里的空间里,我这样一个平凡的,琐碎的,不起眼的人,还重在朋友的心中,没有被世界遗忘,我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打量自己,从而肯定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这一个发现,恰如发现了在世界的另一扇门里,朋友正含笑望着我,在时光一点不剩地越过门槛的同时,把温暖也一点不剩地给了我。朋友的想起和记挂,肯定了我的存在,无论我的存在对于她来讲是如浴春风、静水流深还是混沌无状、颓废懒散,她都一并接纳了去,并用一份莫大的惊喜抹去了我全部的不安、彷徨和无所适从。有了爱,这个世界里的焦燥、厌倦和孤独都可以抵挡。

  我当然明白那种难以名状、无所适从的生活状态一定还会重来,跟着生活一起来的,生活在,它便会在。无论我以怎样的一种状态存在于生活中,只要能够爱着,就是有意义的。这种强大的爱的能力,仍需要我认真地生活下去,一步一步的印证给自己看,给朋友们看,给这个世界看,这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