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慢一点去生活

发布时间:2015-12-16 点击:

  车似蜗牛般,一步一挪地好不容易出了市区。沿途两边的绿化渐宽渐多了起来,高高低低的林木草坪象箭一般地过目即逝,突见远空泛起了彤红的霞光,一时层云尽染,山河披彩,一眼瞥过竟看得呆了,眼看着奔向西空的车子离那霞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云躲了,光灭了,只留一枚灯笼似的夕阳独独稳挂西天,忽而圆润丰韵,忽而半遮娇面,接着云丝缠绕,继而缓缓低沉,只到沉尽,整个天空都蒙上了一层灰郁之色,与长天深处的蓝色交融之后,其间色泽难调,暮蔼重重。这样一个浓重的冬日黄昏也即将消失了!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车窗外已是夜色四合,万象模糊,路旁人家次第亮起了灯光,灯光一出,夜便活了。这些如炬的灯光就象遗失在世界里的一双双眼睛,找到它,总能找到要看的东西,除此之外,再无能看得到的物象了。无可看之景,便有了所思之事,又一番熟悉的焦燥涌来,又想起了堵车!一时刚刚所见景物皆抛脑后,心心念念着俩字:堵车!可见人在懊丧的时候,任何美景过目都是对自然的浪费。

  我有好久没有看过晚霞飞天了,尤其是这么慢慢地看,看它如何堆积繁华,看它怎样凋落美丽,看它一点儿不剩地隐迹天边。也好久没有注意过这些灯光了,夜幕一拉,对于万家灯火早己熟视无睹,不在眼中,难留心间,只是今晚缀在夜里的灯火,无意间让我这么慢慢地看着,静静地忖着,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想来,我能够逍遥地闲散于时间里,都应该归于那些在父母身边的日子,那些日子是安静、平缓和自在的。从离开父母的那一刻起,我就留给了父母一个匆忙的背影,这个背影来到了都市,匆忙如故乡堰头的野生花草,年年如期等着发芽,忙着开花,又匆忙如故乡的河流,流啊流啊只顾向前,却从未真正地回头望一望我身后的那两双眼睛是如何的饱含慈爱,是如何的望眼欲穿。

  久在异乡,夜半入梦的多是越来越模糊的家园和越来越清晰的双亲,在梦中,我会回到采蜜蜜罐的年纪,那张黑白合影照上的父母还是那么年轻,旧四合院里的扶桑在冬夜的暖灯下慢慢开花,父亲的文竹斜向窗台,只为探得一身阳光,下过大雨的河水会漫到菜园里,豆角架倒了,豆角还活着.....那些与父母相伴的岁月,那些留在故乡深处的印痕,那些所有的欢声笑语总觉得昨天才刚刚发生,却也只能待到夜深,一切只有在梦里重温......

  梦醒时分,我总是空怀一枕乡愁,难捺万千思念,叮嘱自己天亮一定要记得给家里打电话,谁料起了床我便一头扎进滚滚红尘中,电话又忘打了。年迈的母亲等不到我的电话便会打来,无非是探询近况,吃好睡好之类,我应承几句就挂了,挂断电话之后我就后悔,我挂得太快了,我应该再听一听母亲说些什么的,我应该等母亲挂了我再挂的。

  如果不是离故乡远,我真想走回家去。这当然不是一句赌气的话,如果我在预定的时间到不了家,母亲会一直等的,虽然我给她打了迟回的电话,但是我想家了。

  我这么满打满算的跟母亲约好了回家的钟点,还是耽搁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想那大街上车流如过江之鲫,你来我往,举步维艰。曾几何时,我们开始奋起一致地赶着时间往前跑,而不是跟着时间慢慢走,那些悠悠然活着的姿态己全然不见了,那种街头踱步的闲适都被汽油和速度代替了,不要说去感受一首音乐的美妙,去细品一段文字的精彩,我们就连身边日日见惯的夕阳都无暇去瞥一眼!那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日子只能是陶先生诗意的表达。有时候,我真想慢下来,慢慢地过每一个不再复返的日子,慢慢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慢到可以听到时间过渡的声音,无奈却被身边的人流、车流和世事的洪流推着搡着,步履仓促地走过一天,又一天。

  我们在时间里,跟时间一起行走,可以平静地与它并行,与时间慢慢流逝与时间中,这种自在的生命状态,是适合每一个生命的。梭罗说:时间只是我垂钓的溪。怎么钓,钓什么,各人不一,于是成就世间万象。在万象中,越来越多的脚步走得比溪水还要湍急,偏偏对这匹时间的骏马挥缰加鞭,它驮着人们一路狂奔,直颠簸得生命个体气喘吁吁,疲惫不堪,以致于忘了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身边的风景。生活的若干况味,就在这种疾驰忘物中味同嚼蜡,人生的诸多乐趣,就在这种飞奔自我里消失殆尽。

  静下来观察这个世界,我们就会发现一些原来没有而现在习以为常的生活现象:以前我们的新闻靠报纸、信息和电视传播,现在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里的新闻,对诸多的地震、机难和恐怖活动的发生逐渐变得麻木和焦躁;

  原来国人制作一部电影需要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现在两个月都能上映了,我们哄抬的速成艺术没能陶冶到我们的情操,而是当我们走出影院的时候,捏着单薄的电影票,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被骗的感觉;

  在我们读书的年纪,读一本书至少需要两周的时间,现在看微信微言手指一划拉就完事了,书写的热情耗尽,散发着墨香的纸质书信已被电子邮件和各种邮箱代替,我们越来越热衷于网购、游戏和炒股,也渐渐忘记了新华书店的大门究竟是朝着哪个方向。

  曾经,在我们离开父母的日子里,时光都少了慈爱,走到哪里都弃不掉的乡愁,云一般地悬浮着游子的心,时间和空间都不能阻隔我们的牵挂和思念。等我们也有了孩子,有了跟父母一样的心肠,看望父母入法了。法制的世界里,连人的最基本的人伦情感都被约束了。

  我们再也没有耐心坐下来择一小捆儿韭菜,给家人包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我们的脚步在现代背景的高楼幕墙间变得机械而紧张,我们错过了自己创造美味的机会,错过了路边风景的春秋,错过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却被自己忽略的人生感受,现在我们出行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如果被堵,不可能不堵的,出了门的唯一意念就是赶时间......

  我们没有时间坐下来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慢一点呢?让岁月慢慢浸过眼睛,让生活慢慢变得醇厚,让时光慢一点走过,让我们慢一点老去,这样不是更好么?

  慢一点去生活,这不止是我们设想的精神需求,这还是一个社会问题。除却悠闲度日的田园农家和节奏舒缓的县级市区,生存在一线都市或是省城的人们会底气十足地反问一句:我们敢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