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真爱故事:爱会一直在

发布时间:2015-08-31 点击:

  盛夏黄昏, 唯美的远空,星子若现,月华未露,而热闹的街边广场上,已是四处喧嚣,人群涌流。一时,天上的静与人间的动,苍穹的空旷与红尘的热闹无有间隙地融合着,却又自然地分离着。世界便在这种简单与复杂的想象中,变得有趣多了。

  夏天最容易让人忽略花色,广场边角种的几排淡雅紫薇颇具清凉,前几天大束的花骨朵已经怒放过了,凋姿零色旁新生起又一轮的鲜润花容,望一眼过去,残香新花,一树婆娑,它们被灯光浅浅映出的葱郁影子更能惹起诸多猜想,或关乎诗意,或关乎冷清,或关乎生命。此刻,几股风胶在一起扑向广场,它们穿过紫薇的花瓣、枝条和呼吸,然后又穿过我的发梢、指间和心跳,一溜儿地向周围荡着,跟着风,我的目光绕过广场上齐着拍子扭腰的大妈们,拨过熙熙攘攘的人流,然后停留在离我很近的一个小喷泉旁,看到她还在。

  我并不认识她,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或许是我没有来到这个广场之前,或许是我坐了有一会儿她才来。她约摸有五十多岁的样子,着一身病号服坐在轮椅里,手腕上挂着住院牌,腿上还搭了一件与这个季节不谐调的小毛毯,她的头被花丝巾包裹着,双鬓露出推剪过的痕迹,宽阔的额头露出来,显得她的五官更为密集小巧,她的脸在灯光下微微发亮,那是她的脸庞跟眼睑过于浮肿的原因,她身体孱弱,神情安宁,一直盯着广场年舞蹈的人们看,眼里闪着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一位正在化疗的病人。

  在我的左手边,离广场一条马路的间距就是肿瘤医院,有很多穿病号服的病人在这个广场上溜达,他们都有家人陪伴,虽然表情肃穆,没有说笑,可是看着亲近,感觉温暖。不知什么原因,这个人的身边竟然没有陪护!她没有看到我在看她,她专注的样子就象坐在宽敞的剧院里正欣赏一场美妙的舞蹈剧,故而,有时候她强撑着直起头来,会有一丝羡慕的神情从眼睛里有力地流露出来,可尽在灯光下一瞬而过,很快,她就仰靠在轮椅的靠背上,歪斜着头倦怠着,又是一幅软绵无力的模样。

  我朝她的周围寻觅着,希望能看到她的陪护人。可是很久了,闲走的人们在她身边走过来又走过去,没有人为她停下来。

  我坐得久了,站起来开始沿着广场散步,散步的时候路过她的身边,她也没有觉察,在她眼里,我跟广场上南来北往的人一样,各自走各自的路,无暇注意到她这样一个病人,或者,她根本也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最热闹的地方往往潜藏着最清静的心灵,这颗心灵因为不幸病痛而变得神圣,因为被人忽视而彰显公平。正因为如此,我路过她的身边的时候,并不多留宽余的目光望她,直等走得远了,方远远地瞧一眼她,希望她的轮椅后能及时地站着一个人!

  偌大的一个广场,我转了大约五六圈的样子,热闹的广场上,群舞和音乐结束了,她的孤零零的轮椅旁还是没有人!

  我只好在广场上找个石凳再坐下来。这次坐的位置正好跟她的轮椅平行,我看到她依然带着享受的倦意窝在那里,目光里的灯光上下跳跃着,似乎忘记了,这己近夜深。周围散步的人们渐渐散去,整个广场慢慢空旷起来,只有广场边的街道上还有疾驰的车辆和行色匆匆的人流,而车辆上的灯光,无疑又是她观望的对象。她把头缓缓地别过去,看一辆又一辆的流碎的灯光接踵而来又转瞬即逝。

  这些车辆疾驰在我的生命里,对于我来讲,平常无奇至极,不会碰撞什么火花也没有多大意义,而对于她就不得而知了,她在想些什么呢?她是那样贪婪地张望着,象要把这些画面刻进骨头里,她是那样固执地凝视着,象要把眼前的一切记着一辈子!

  时间慢慢过去,广场上的灯光次第灭了一些,零散的地灯打开了,从地面上射向天空,把人的脸照得更清楚了,此时,喧哗己止,人影更稀。风凉了,也大了,我不觉抱了肩,抬起头,一轮满月不知什么时候冲破了云层,明晃晃的,让人的心底蓦地也注满了清辉,偶见几缕云丝儿缠月,时而重围,时而散开,动静有致,倒也闲趣。广场上除了看护车辆的三两保安,就只剩下我跟她了。

  她应该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出来,她开始抬起头看月亮,月华似水,而她人亦似水。我站起来开始慢慢地踱步,穿过紫薇从间,紫薇树上落满了月光,一派的安宁静和竟然让我站在那里不想离开。可是,我终要走向回去的路,再次回头望过去,风中,她蜷缩在轮椅上仰着脸,她连同她的忠实的轮椅一起被月光拉长,她们亲密的的影子投在地上,象一尊执着的雕像,一动不动。

  我穿过了街道,又望了她一眼,终于忍不住朝她走过来。

  这时候,她动了一下,一只手扶着轮椅,一只手扯着小毛毯往胸前拉,我急忙走过去帮她盖好双膝,并为她掖了掖了边角,“你在哪个病房?这么晚了,你的家人也不在,我送你回去?”我说道。

  她抬头望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说:“不用!不用!谢谢!”她继续肯定地说道:“我爱人就在附近看着我呢!”我狐疑地朝四周看着,果然有个人影从紫薇树间站出来,只见他向我们这边摆着手,步履急促地朝我们走过来。

  “你看,你看,他过来了!”中年女人有点兴奋地说,眼里的光彩一闪又闪,似乎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麻烦你了!谢谢你!”那个中年男人彬彬有礼地向我说道。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顶着半头的白发,身形瘦小,声音嘶哑,他的眼里的充满了友善的谢意。

  “这是怎么回事?你一直都在?!我还以为......”我不解地问道,真有些弄不懂了。

  那个中年男人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扶着轮椅说,她得了乳腺癌,在肿瘤医院住了两个月了,一直化疗未见疗效,明天她就要手术了!她想在手术前看看夜景,不想被人打扰,我就在暗影里呆着让她一个人静静!

  原来如此。

  只听那中年女人低低的嗔道:”你照顾我这么多天,太劳累了!不是说让你回病房休息一下吗?怎么你一直呆在楼下呢?“可是分明,依着她的话音,我捕捉到了她内心的满足和幸福,而之前,她明明告诉我她的爱人就在附近!一个人在某个特殊的时刻要求静一静真的是一种奢侈,她不希望有人陪,却知道他会陪。他就在不远处,用爱注视,凭心相伴。这种默契,唯有相知方有体会,这种情感,仅是深厚怕还不够!

  我己经好久不感动了。此刻站在这里,不知怎地我的内心充满了汹涌的情感和不尽的暖流。

  “这里很热闹,我却很安静,我想了好多,好多......“她微微抬着头,断断续续地对他说道:“我想起了我们结婚的时候,穷得没有添一床好棉被!想起我们年轻的时候......你去上班,中午一直带着我做的炒米,说是吃不够!想起咱家买的第一套房,那一夜我们都喝多了,你的酒量还好,我却吐得一塌糊涂的!......我想起咱们的孩子,工作那么忙,压力那么大,还老往医院看我......我想,或许这病做过手术就好了,你就可以再吃我做的饭了!或者,我这一上手术台,怕是再也见不着你和孩子了,我真的很想再多活几年,我舍不得你们,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啊......”

  她的整个人生的轨迹都在她无力而停顿的话语中勾勒出来,一幅亲切自然的生活的场面依次显现,令这个夜晚都陷入了回忆的美好和病痛的无奈之中。她对人生充满了眷恋,对爱人充满了留恋,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情感。我的心象突然掉进了一堆棉花团里,忽地软了一下,泪水不知不觉爬满了脸庞,一滴一滴掉下来,带着人情的温度和人性的善良。再抬头时,我的对面的那个中年男人己经开始抽泣着擦泪了!

  “说什么呢?好日子才刚开始,一定会好的!你看,你真是好坏,你把我都弄哭了,让外人笑话!” 他哽咽着轻斥道,象哄着一个孩子。

  中年女人的脸上融和了月光的颜色,玉脂似的,使得她的脸部轮廓柔和起来,而她的声音听起来也更是柔弱无比:“说着玩儿呢!你还当真!恁大人了还掉泪,丢不丢人!“说完,她从前襟的口袋里掏出一方纸巾,未等她的手腕抬高,事实上,她也没有力气抬高,那中年男人就适时的低下了头,任她细致轻柔地帮他轻拭泪痕。

  等大家都平静了一些,中年女人依旧轻松地对我说:”抱歉,让你见笑了!不早了,你也该回了,我得上楼准备了!我儿子还在病房等着我呢!”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实在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能够安慰她,鼓励她,亦或是祝福她,我的思维全部被他们的情感和伤感堵满了,直到中年男人仍旧很有礼貌地对我说声再见,我才反应过来,我看着他缓缓地推着她静静地离开,那一刻,我和他们的身上都披着上天给予的慷慨的月光,我想,神圣的月光真的应该神奇一次,这样,这个世界该有多美好啊......

  之后,我又去了几次广场,那些日子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紫薇花开了几茬又凋了几茬,在老地方再没有遇到这对夫妻。我想,就算是最坏的结局,这对夫妻都是曾经幸福过的人,那么,己经离开的人,能够幸福过就不算白活,不曾离开的人,珍藏着彼此的回忆,也是幸福。

  对于走向最终归宿的我们来讲,无论我们以哪一种形式或早或晚地离开,都是天地间最自然的安排,恰如日出日落 ,花开花败 。我们在生命旅途中所走的每一步,都离来时远,去时近,只要拥有了永远的曾经,爱就会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