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表达思念的文章:遥远的她

发布时间:2015-08-22 点击:

  时间就这么匆匆到了八月,一直的混沌没能走出思念的格局,有时像是混着,有时像是挣扎,上班时苦恼,下班时散漫,总有压在心头的气不能动弹,有人在给我机会,我也知道自己是个人才,也是不可多得思想才子,没人夸耀就得自己薄着脸皮贴金,就像修过苹果手机,被我全副武装成土豪金,整个跟新的一样,那台小米被我厚颜无耻退了回去,我不是喜新厌旧的人,退新用旧,我为自己代言。

  天南海北的游走,遇到这样或那样的人,美女,丑女,才女,像男一样的女子,就像她说的一般唯美,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我什么男人没见过。我虽比不起茹姐的闯荡霸气,也没见得女子那么多得数不过来,这些年来见过的女子千位数一定不到,几百人应该还是有的,驴友也有几十号人,真正成为女性朋友的又有多少,这世界数字都只是数字,质和量永远都不同,一个是炒货的,一个是品牌的。

  从前她是最近的她,现在她是遥远的她,就如我和茹姐前几天聊过的话题,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过,不能在一起后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不再交集,不再见面,只有彼此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相同日期思念,可这些对于不在一起的两个人有什么毛线,这就是记忆后遗症,看似有什么,实际没什么。在经历了三年多时间,孤独陪伴我那么多年,不是没有被喜欢,不是没有被追逐,我只是太被动。

  有时我记忆力超差,想记起的东西都记不住,可有些东西怎么都忘不掉,我可以清晰说出日期,时间,地点,当时的情景怎样,人总会得可怕的病,无法治愈,没有解药的病。现在每天和同事们开心的一起,这让我想起当年报社的日子,一个部门好多女生,其中就有走得很近的女生,我俩亲昵的忘乎所以,看似狗男女,可又是清白的小男女,彼此都有男女朋友的狗男女,可清白的还是清白的,不可抹杀。

  曾经的过往,我们曾有默契至极的感应,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搂搂抱抱,我说的笑话她最懂,我的幽默只有她最知,每个人在心里都画好疆界,不会轻易越过界限,人都是了解一面,不了解另一面,当我了解另一面,仿佛与我想的不一样,那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多年以后,我会记得那时的好,她的婚礼我没有去,没有狗男女的地下情,没有见不得光的骚情,只是我已经忘情,不愿参加那个婚礼。

  这辈子,谈过的感情太少,感悟都是慢慢而来,一直都有不羁不逊的个性,不记得是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反正从斯文从前变成败类的现在,这条路没有人替我走,我一个人走得清然自在,一不小心就走到了2015年的八月激情之下,还没来得及思考,就一个猛子扎到粪池了,顾不得身子什么香臭味,只好从池子里爬出来,使劲的冲洗,拼命的屏住呼吸,可自己还是憋不住吸了再吸,犯贱的离不开氧气。

  这些年来,我用文字记录着自己的生活,也记录了与我有关的人,按照年份看来1988-1989年是龙女、蛇女出没的年份,从生肖来看都是有相似的形,星座有不同的份,血型有不同的红,遇见有不再相见,也有本不该的遇见,还有遇见不如怀念,当然还有遇见还能再贱,人之贱则无敌,可我缺少贱的成分,只怪我太被动。有人在人群中成为遥远的她,是我这辈子都未必再见的她,相见不如怀念。

  口无遮拦,伤了谁都不好,每天背着饭的背包,吃着兄弟或自己做的饭,和同事侃着知心的话语,只是还差我这个天才之子的活性思维,去点燃自己内心不好熄灭的创意思维,还有无法掩盖的内心狂魔,我是一阵疯,走着走着就正常了。听着张学友的《遥远的她》,不免思念些什么,在我自己的天空下想什么就写什么,我的世界不过是说了就说了,说了的尽量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