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雨后品茶感悟:悲观主义是一个态度

发布时间:2016-08-17 点击:

  午后雨,于万千静谧中丝丝入扣,定有一缕雨丝找得到感觉的入口,留下来,几回转,坐下去,与我一道品茶。

  人之年少大多是不品茶的,为渴而喝,称饮,心底单纯得象一杯白水,无其他;人到老年心境远阔,心态、饮食包括吃茶,该戒都戒了, 该淡都淡了。独留一个中年背影沉思伫立,往后看是已知的过去,朝前走是未知的未来,或是看书间,或是忙碌后,来一杯茶,绿的红的都可以, 啜一口,陶然而静,天地退匿。

  当然,茶之妙处,并不尽在茶身,有人终其一生不知香茗何物,也能怡然自得,无茶而能得茶中之道者,高人。

  曹雪芹先生在《红楼梦》中写道:刘姥姥一口喝干了说,好是好,就是淡了些,再熬浓些更好了......品字口众,各有滋味,如今看来,淡有有淡的妙处,浓有浓的风姿,浓淡相宜是上好境界。把握茶味分寸如采云织锦,是为难,再说多了,就是固制,就是求疵,就是贪恋欲念了。

  爱上茶,一般有两个楔子,一是一见钟情型,嗅之息,抿入唇,把茶往舌根上一煨,就爱上了,说不清,这一辈子与茶胶着,认命了; 二是尝尝也无特别之处,开始没有什么感觉,慢慢喜欢,静静沉淀,时间长了竟然离不开!就象小火煮粥,久了,味道捂都捂不住!“浮生偷 得半日闲”,终是难得的,品茶,算是闲人附雅,得以品霜露之色,闲来度春秋之心,不急不火,不紧不慢,应是一种含蓄艺术的姿态,这是饮茶之久的理解。 我与茶之会晤,引子并非来自于茶,而是来自于陆羽的《茶经》。

  一朋友是爱茶之人,原籍郑州,现居杭州,她对于茶性、茶品和茶道甚是精通。多年前,在郑州初次与她一起品茶的情形历历在目,只记得那个初秋,她绾发端坐,素手起扬,于茶具茶叶中穿梭自如,一招一式,一颦一笑,莫不入茶之腠理!彼时,天光暗淡,雨滴厚重,窗外四角亭落水潺潺,亭外,数株芭蕉苍苍,正午后,雨如注,我不禁想起”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的诗句,情绪有点黯淡。她轻笑道,下雨天,喝茶天,所有不好心思经茶一冲泡,都会没有了!我端起一杯试了试,竟然确如她所言。数杯之后,我看到了桌几上的 《茶经》,遂生兴趣,便借来翻翻。

  手捧《茶经》,我觉得我应有一种粗略通晓的使命,这不仅仅是茶叶本身的色味形态惹起来的,而是茶叶之外的东西,比如茶杯、茶壶 、茶几和茶几上摆的若干或瓷或紫砂的小玩物。想那诸茶以一叶之身竟得如此佳物相伴,但凡一物围者众多,一定有些故事。故事是人们据经引典编纂的,艺术是历史经年累月实践的,进而成为浩渺文化。不简单。

  书中记载茶历史,制茶程序,季节与茶叶的关联,各种茶的品性等等,翔实周到,眼里的文字一旦上升到与工具书一样的地位,枯燥自是不必多讲,厚厚一本,终于翻完,也无深究之意,却常想起那次饮茶之美妙感受,再不能忘。这些《茶经》上倒没有。

  还书的时候,朋友问,看完有何感觉?我说,如人饮水。朋友淡笑道:那就好。

  好在哪里?不知道,朋友没说,我也不问。人与人的融洽之处就在于,你不问,她不说,多一句累赘,少一句不够。如茶叶,水温适中则舒展自在,茶香独具则自然定性。茶具诸物则是外在的环境,不可缺,就象今日雨天,背景旖旎,心心念之,适合与茶一起厮磨。

  四月雨,姿态开始随性,能大可小,如珠似瀑,落在窗台上,象拍打一张老朋友的脸,声音或轻或重,也有间或安静,总归是快乐的。自朋友远去杭州,茶喝得少了,可没有忘,以前会有一些时候,比如落花季节,雪开时分,想自己动手泡上一壶清茶,终是少了对饮之人,从而作罢!有一天,我煞有介事地给自己泡了壶茶,才发现一人品茶也可以,茶之味、之意,之深髓蓄在心里不说出来,也是一种本事。

  窗外的雨水越来越大了,远处的山峰轮廓淡淡,眼前的茶盏水气翩翩,在 这样的一个天然意境中,朋友微信我说,怎么过完年来到杭州没多久,又想回去了呢?

  我说,一杯绿茶非要泡在紫砂壶里,那是什么滋味呢!她不语。

  她又道,杭州下着雨,我在喝着茶!你呢?

  我回复,郑州下着雨,我在喝着茶!

  她说,举杯吧!

  我说,好。低头一抿,只觉清风明月。很多东西都在茶水里泡过了,一切不过千山万水,饮了这杯茶,就近了彼此距离,共有此风雨,只剩下无尽的怀念了 。

  突然想起白居易先生的那首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写得真好。饮酒和品茶有异曲同工之妙, 独饮毕竟清冷,倘若相邀无人,一人便是最好。有时候真是奇怪,明明有很多朋友,适合陪着你一道饮酒喝茶的,总是那么一个人,换不得!这天下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替代的道理,这就是道理。

  乍一听有点悲观的意思,木心先生曾说过:悲观主义是一个态度,一个勇敢的人的态度。我想我的态度就是继续端持这杯绿茶,轻启双唇,把这四月烟雨深深含在口中,继而慢慢咽下,静静回味,于是前尘往事,老友故人再一番殷勤归来,真的不干陆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