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生活的艰辛:为了生计卖烧饼

发布时间:2016-08-17 点击:

  单位楼外有两个卖饼的摊位,一个摊位卖发面烧饼,另一个摊位卖鸡蛋灌饼。

  卖烧饼的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约五十岁出头的样子,男的揉面做饼,女的掌火烤饼,一唱一和,绝佳搭档。卖鸡蛋灌饼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烙饼打蛋,夹菜卷饼,举手间娴熟自得,巧笑迸生,生意自然是不错。

  早上,鸡蛋灌饼生意兴隆,那是上班族的营养快餐,发面烧饼则是中午和晚上红火,北方人的饭桌上纵有再多美味,烧饼是少不了的一道主食。这两家在楼外空道一东一西相对摆摊,都是卖嘴面的东西,现做现卖,滋味十足。他们平常并不怎么搭话,灌饼女人兜售叫卖多些,声音如酥梨,三个字,咯嘣脆!而卖烧饼的则大多是夫妻低语,俩人时不时的对笑一下,手里的活儿不停。

  做鸡蛋灌饼的女人(以下简称灌饼女)会喊会笑会叫卖,每次走过,我差不多都是被她的清脆的、柔甜的,拖着长音的洛阳方言给唤过来的,你刚看了她一眼,她的眼里便蓄满了笑,并熟练地摊上烙好的饼,等你走到她跟前,她把生菜、咸菜和辣酱该放的放,该撒的撒,该抹的抹,麻利儿地把饼卷起来,兜进塑料袋,举向你笑眯眯地说:“给,尝尝,好吃再来啊!”眼神中满满的期待。

  我接过来,在一个盒子里放下零钱,咬一口,焦香四溢。

  有时候路过,我并没有要吃鸡蛋灌饼的意思,距她的摊位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你不能抬头,抬了头只要与她目光相对,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好一饼,遥空举着晃着,满脸笑容地看着你。我本来要买烧饼的,冲着灌饼女的态度和热情,有好几次就买了灌饼,买的时候倒觉无所谓,可买回来放在那里并不想去吃,才发现这滋味有点不对了。

  后来我再走过的时候,开始近着卖火烧的旁边走,火烧夫妻象是总有说不完的话,俩人低声细语,不叫卖,也不刻意碰撞你的目光,你可以大胆地张望,放心地走,即使你站在他们摊位前边,你不说买,他们也绝不催促兜售,你站在那里开始看,看男的把一个个面团拉长放芝麻盐放油,然后团好擀成面饼放在厚厚的烙铁板上,稍顷,再看女的把烙铁上的面饼一个个挑起翻开再轻轻拍边儿,于是微黄的,不规则的烙印就呈现在了烧饼上,不用刻意嗅,跟着风,悠长诱人的麦香味道就出来了。你象是站在了成熟的麦田里。

  你说:来两个烧饼!女人说:好。再无赘话。

  单位附近有医院有学校,流动人不少, 这两家的生意也算不错。不过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灌饼女大多招揽生脸人,即流动性比较大的客人,而烧饼摊位前站的一般都是熟客,两家的面饼味道自是没说的,显然烧饼夫妻比灌饼女的经营之道更胜一筹。前者追求的风风火火的眼前功利,后者考虑的则是不紧不慢的细水长流。

  灌饼女一定觉得自己这样做没有错,确实她没有什么不对!现在大街上吃食那么多,稍加懈怠,别人就奔那些热玉米,烤红薯去了,能喊就喊,见人三分笑也为留个好印象,手疾眼快抓住时机能卖则卖,别人真的拒绝了也没有什么,这源源不断的人流,总能卖出去一些的!卖出去一些就是活路,就能生活,天就是晴的。

  烧饼夫妻这样平淡安然,大抵有两种情怀,一是让烧饼的外形自己发言,烧饼的味道好不好,尝一尝就知道,不好,你大可不再光顾,好了,你自然会再来;二是安于心性,定于人性,他们的性情决定了他们是怎样的经营者。无论怎样烧饼卖出去了,卖得不错,顾得生计,这就够了,其它碍于他们性情的东西,比如叫卖揽客,浮笑与众,他们认为多余,便不这样做。

  他们各自售卖的方式不同,这并不影响他们的销售量。而且灌饼女看到她招呼的顾客去买了烧饼也不气恼,烧饼夫妻见站在他们摊前的客人去买鸡蛋灌饼也毫无愠色,顾客的口味由顾客定,他们该怎样还怎样,倒也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城市街道严查,城管秉公维持街道秩序,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日夜忙活,派出所的警员也出动了,摊主们碍于生计游击了月余后,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先是卖烧饼的夫妻撤了摊子,吃惯了烧饼的人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几次返回,终于消失了。没多久,灌饼女也不见了,喜欢鸡蛋灌饼的人们有好几天都是饿着肚子上班的,一时,楼外东西两处偌大的走道空旷了。

  不到半月,楼外西边一家月亮膜摆上了摊,摊主是个三十岁开外的年轻小伙子,十字路口,仅此一家,生意实在让人羡妒。

  又过了几天,楼外东边也摆了一个摊儿,是煎饼果子的小营生,只听摊旁一个围着白围裙的低矮妇人哑着嗓子喊着:煎饼果子咧煎饼果子,正宗的煎饼果子咧......对面的扩音喇叭里则不断地重复着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月亮馍,月亮膜,不尝不知道,一尝忘不了.......

  同时,十字路口城管的催喊声也顺着五月风浪传过来了:收摊儿了!收摊儿了!快点快点,说你呢!梗着脖子看啥呢? 那个卖饼的,赶紧的,收拾收拾摊子不要卖了啊......楼外的小伙子和妇人手脚利索地收拾起摊位,各自骑上三轮车,不多时便隐入茫茫人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