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这个世界上一起都是透明的

发布时间:2015-08-05 点击:

  我可以这样说, 这个世界除了人,所有的存在,都是透明的。人,从生下来就被穿上了衣服,最主要是遮羞,其次才是为了冷暖,再者便是审美了。隔着衣服的心,是如此的不同,看似相同的心都在跳动着,却要费一番周折才会分辨出那颗心是善良的,哪颗心是冷漠的,而又有哪颗心被说是狼心狗肺了!人,就是有这样的能力,有不好的措辞,会借口动物代替,如兔死狐悲,狼狈为奸,鸡鸣狗盗等,真是可怜了这些可爱的动物们,招惹谁了,被背上这么一个不好的名声,一背就是几千年!文化的发展里,多少动物被人类自我臆想和过度揣测,动物的世界里,它们所遵循的规则,从来依据天性,而不是违背天性,而人类的尘嚣里,他们有时候连自己的本性都维持不了。

   花开了,它自开着,静静的一缕芬芳,风吹风散,蝴蝶爱来不来,它亦不争不嗔。雨飞了,或细密或硕大地涌向人间,只晓来处,对前方一无未知,它坠落后,便不再是雨,可对前方仍是一无所知。

  人却不同,从知晓了自己活着,便有了活着的目的,而不同的目的,便有了不同的追求,各种各样的追求之下,命运开始改变,却忘了人最后的归宿却是终不能变。若偶尔想到了这一点,便有些黯然,可最多的时候,是故意地无意地不去想,直到暮年苍苍,蓦然回首,方悟道,人生的距离就是从生到死的距离,在倒地的那一刻,很多人的期待美好的愿望,一腔无悔的付出和无所畏惧的追求,连同蒙了隔阂的心,戴着面具的脸,负着追逐的累,都不复存在了,倒是一座座新突的坟茔堀起来,那里面躺着一捧轻松的骨灰,在死亡面前,所有的宿命都得知趣地让步。

  而活人是较少有人懂得让步于宿命的,人的天性确定了人不同的宿命,每一个人的宿命里一定会有不甘的灵魂驿动,由不甘至甘心,这一段路程走下来,宿命便有了更确切稳妥的着落,它就象一面旗,招摇在生命的风帆处,令人遐思,教人回想。 除非他是智慧的化身,拥有先知先觉的悟性,能够默默,亦能寞寞。除此之外,与死人相比,活人的悲哀到底多些。我并非要表达悲观的意味,事实上,人因为死的原因,人生的悲观从人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规则。

  可是人还要活着,为成全自然给予的生命,为完成宿命制订的程序,也为了生命有一个完整的来和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种田园心态,“商人重利轻别离”也是一种自我追求,“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更是一种宏大志愿,而怎样活出味道,先别管最终宿命如何,哪种自在,便是自在地活了。

  看透了这一点,我也可以这样说,所有人的存在也是透明的!有谁说人的真诚、丑恶、善良和自以为是不是透明的呢?时间会揭开真相。好好地活着,任他流年喧嚣,不与时间豪赌,赢的是光阴,输的是自己。

  由此我望着窗外的雨滴,换了一个角度继续进行设想,当漫天的雨滴落下的时刻,雨滴们该有怎样的思索才能对自己的生命有益,它们有没有在宿命之前做过嘶哑的呐喊和绝望的挣扎!或者说,它们究竟有没有去思考这样的一个关于生命的问题......

  当这样的设想一出来,我便为自己的复杂和疑问感到吃惊。面对雨滴,我突然想起一位哲人说过的一句话:“女人搞哲学,对于女人和哲学两方面都是损害。”他说的真是有道理。我虽然思考的问题并未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可是我的所思所想己然是各自为坚,互为抵抗,这己然是陷入了概念的迷宫,前后左右全是深渊,我要么掉下来,要么走出去!

  抚着冰凉的窗框,我尴尬所思,无所适从。

  外面的雨越来越急,雨点也愈加的饱满起来,它内心含着的世界,是如此的简单透明又是如此的难以琢磨,它包罗万象,又在万象之外。面对着玻璃上密密麻麻的雨滴,我竟成不了雨滴,这样满腹心事的我,终究是辜负了自然的一番美意!

  这样一急,我打开了窗户,似是把所有的思索全部推到了窗外。窗外真是一个大世界,好一番天高地阔,春雨如洗,近处雨声琅琅,远方雨色茫茫,不知不觉中,心却静了。

  原来,所有的思虑都是喧闹的源头,安静,才是一条理智而冷静的出路。 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