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曾经珍惜过的一切

发布时间:2016-04-14 点击:

  从地下室抱了一只加菲猫玩偶上来,请克莱德先生给我们拍一张合影,然后我就要把它扔掉了。它跟我在一起15年了吧,大一那年收到的礼物,跟着我从学校到家里,从卧室退到地下室。这次要搬家扔了很多东西,它大概也很难再有一席之地,不如就舍弃吧。还有一只硕大的蓝色的流氓兔也是一样的命运。当年那么流行这只眯缝着眼睛的兔子,如今的小朋友大概都不认识了。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还真是热爱这些玩偶啊。自己也买过很多。牛仔布的兔子,还有麻布的熊妈妈抱着小熊,脚上套了两只袜子,是我妈用毛线织的。人的欲望真奇怪,随着时间推移变化那么大。但是会一直记得收到礼物时的快乐,哪怕它们已经不在身边,哪怕送礼物的人,已经好多年不联系。曾经的时光印迹,一直在心里。还有好几箱DVD和CD。当年朝山街的小店铺真的是我们的天堂啊,几乎每个周都去挑碟。很多国外的电影,欧美日韩的剧集,都是在盗版碟上看到的。我甚至看到了一套刻录版的《欲望都市》,我的天。CD倒都是正版的。当年我做音乐版的编辑,听了很多CD,有些是自己买的,另外就是从前有家跟我们合作的音像店,每月有一定数额的CD可以供我挑选,当时真是太满足了,每个月去挑一次CD,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像是一个拥有了天下的人,哈!今天收拾出来,大部分都舍不得扔。哪怕DVD机已经很久不用,也舍不得啊,那些曾经看过的让我们心潮澎湃的电影,甚至还能记起自己当时内心的震撼;CD可以放到车里继续听啊,只是那些歌,早已经升级成了“怀旧版”,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爱乐团”?还有几个人能想到我听到《东风破》时的心情,为了买那张CD甚至跟克莱德先生闹别扭呢。好多好多的笔记本。

  原本有一些被我扔掉了——我有个小习惯,如果有人看到我的笔记本或者看我正在写的文章,我会非常不好意思,甚至有点尴尬。除非是我主动给人家看的那种。所以,那些笔记本扔掉之前,我会很认真地撕碎,有时候猜测一下若是被人无意中看到,也会有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虽然很诡异,但是我仍然觉得会不好意思,因为有许多是天马行空的词句,挺不好意思被人看到。

  前些日子在北京等朋友,无聊我就写点字,朋友到了之后,站在我的身后开玩笑说,“我看看你写什么呢?!”我却突然僵硬得不知该怎么写下去,脑子不转手指也僵掉了。没错,我至今也不适应在自己写东西的时候被别人“关注”,还是一个人更自在,更舒服。就像是一个人的秘密花园,我可以自由自在,可以随心所欲。这期间,不能有人打扰,否则就会完全不对了。

  等我愿意把它们展示出来,给别人看的时候,我的那种“尴尬”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那些文字已经不属于我自己,而我像是一个旁观者,那种感觉居然完全不同。不知道做其他工作的人,是否会有这种微妙而奇怪的感觉呢?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很清楚自己大概永远不能习惯别人盯着自己写稿子的感觉。

  曾经珍惜过的一切,如今成了可以割舍的部分,想来也真是挺感慨的。但是我们不都是如此吗?曾经以为自己离开某一段爱情不行,离开某个人就活不下去,若是某一件是没有成功就会失去人生的意义……哈,想起来自己当年是多么浅薄,忍不住笑出声。到后来慢慢长大,经历更多事情,有更多自我认知,才发现,时过境迁,我们并没有因为失去而变得单薄、脆弱或者消沉,相反,我们更坚强,更有力,更积极。因为曾经的痛苦,所以幸福——这是山本文绪一本书的名字,我觉得很对呢。痛苦的记忆会越来越浅,而那些藏在心底的欢乐的时光,却会永存。我从橱柜里找到一只杯子,问克莱德先生:“还认识吗?”他有点懵。我解释给他听,这是许多年前,他送我的生日礼物。那是一只快客杯,我还记得他当时笑嘻嘻地说,“你可以用它喝茶啦!”这些年用的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一直记得他当时的微笑。每次想起来都觉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