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似曾相识的伤感曲子

发布时间:2016-03-02 点击:

  午后的阳光开始刺眼,雾霾消散了一些,我上了天桥,天桥上卖发夹、手机套和玩具之类的很多,行人也很多。我跟着长龙夹在中间走,一步一挪地,任何扰乱我美好心境的叫卖和拥挤都不存在了,我觉得我从森林里走在了原野上,每个行人的生命里都充满了青草的善意和野花的惬意,在步履接踵的熙攘中,我听到背后传来一首久违的、似曾相识的曲子,这首笛曲仿佛从记忆的河流中一个猛子就钻了出来,直往我的心窝上靠近,靠近......

  我在想,这首曲子刚还觉得耳熟,怎么又觉得面熟了呢?

  忽然想起朋友刚发的梅照,这下曲子有了着落,正是那首著名的《梅花三弄》。这首曲子被人吹得伤感如泣如诉,深情绵绵,是何人吹的?吹得周围梅香清冽,雪落簌簌!我开始往回走,还是一步一挪地,心里眼里落满了梅雪,正是那种“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的感觉,拨开人流,我站定了,我看到这股清香正从一个少年盲人的嘴里吹出来,他身形清瘦,神态自若,整个人带着方外的某种气场,仿佛来自遥远未知的异域,那里很静很祥和,没有失去和不幸。

  人们一圈一圈地围过来,唏嘘着,感慨着,象环绕着一方净土,又一圈一圈地散去,默然着,无奈着,象湖心被风拨开的层层涟漪。两样心情的来去,容易,又不容易。

  一个小小的四方纸板箱,默默地立在少年盲人的身边,它相依着少年的命。纸板箱里面散乱地丢着一些零钱,偶时,若干纸币被风吹得在纸板箱里上下窜动,吹到箱外的,有好心的行人会拾起来重新放回,并用硬币压好,他看不到,只是一直那么平抬着脸,面带微笑让别人看到。

  这就是他的世界了,一首曲子,一个纸箱。一心清雅,一顿温饱。

  就在他的面前,就在那一瞬间,我一不小心窥到了自己心灵的脆弱地和残缺处,他看不到阳光,可所有的阳光都照在了他的身上,他的世界太寂静,不会有闻到包子味儿的无聊失教和听到瞌瓜子的闲散无状,他的一张净月般的脸是被生活的刀雕塑过的,岁月的凛冽和他的美好,唯在彼此的厮磨中稳妥求得。他无法感知我的存在,却能感觉一个世界的存在,他用心吹一曲给这个世界听,也知道这个世界正在用心听他。想起王阳明先生的名句: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在我看来,这个少年盲人把王先生的这句话体验到了极致,别人用眼,他则用心。听那笛音摄魂,便知身心俱共了。

  真不知道他的内心究竟沉淀了怎样的一个沉静,使得他的神态如此超然物外。也不知道他的世界稳笃着怎样的一个自由,使得他可以这样闲淡地安度时光。而我必定相信,每个人心里的得失重量和喜伤刻度只能依靠自己去承受标记,最初计较清晰,进而深刻入命,慢慢习惯如常,最后越过清醒成为自己。无非一场蛹皮褪尽,蝶变羽化的故事而已。

  一曲终了,我弯腰在纸板箱里放下了零钱,随即转身又一次隐入人流。迎面而来的世界里,仍是人流、车流、街道和街道两旁的树,总是有些不同了,感觉是会变戏法的,彼时白霜,此刻清露,隔着的时光,分秒都是曾经。这种改变不是来自那阵东风徐来的温熙,东风背后,有桃李暗度,更有海棠渐残,这一切都是太自然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