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写父亲的作文:回忆父女情

发布时间:2015-02-05 点击:

  从我懂事起,父亲就是体弱多病的,去医院买药的差事大都由我完成,邻居是那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于是我有幸能经常见证生。

  记忆最深的是位外地孕妇,她孤零零的躺在床上呻吟着,医生草草为她检查了一下便到隔壁打起了毛衣, 女人艰难下床,一屁股坐到垃圾桶上,呻吟变得有些紧促时,医生冲进来把她扶上手术台,往里推了推已经露出来的孩子的头,然后迅速取出消毒床单垫在那女人身下,用酒精棉球消毒后,一剪刀剪了下去,此时没有阵痛的女人发出一声惨叫,当孩子被拽出来时,没有激动人心的啼哭,医生涨红了脸让我喊来院长,院长将注射针扎在孩子人中, 倒提着在他脚上狠打了一下,随着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我选择了医疗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县级医院生产,接生的医生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也许是司空见惯的缘故,她面无表情地说:使劲呀,要不然孩子会没命的,于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当孩子呱呱坠地时,母亲端来熬好的粥,我却只想睡觉,忽然感慨: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父亲终于一病不起,我拉他起来小解,却无力把他抱到床上,只得拉着他的衣领慢慢放下上半身,再把他双腿搬到床上。听着我手指划过衣服的声音,父亲很心疼。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个月,父亲执意要睡到堂屋(我们这里人之将死时睡的地方),邻居都闻讯赶来,叫着父亲的名字,父亲的目光在我们姐妹脸上一一扫过(其实他已经看不见了,只能闻声辨人)吩咐我们好好照顾母亲,然后对邻居挥挥手说了声:“我先走了,来生再见。”就闭上眼睛。父亲并没有死,后半夜醒来时惊讶地自言自语,我问父亲看到了什么,父亲显得非常害怕说有好多人押着他,后来两个小孩出来求情,那些人才放了他。父亲病重时常常提起这两个小孩,说自己并不认识他们,而他们叫他“父亲”。曾听母亲说过,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夭折了。瞬间觉得自己很幸福,天天享受着父爱,而那两个小孩在苦苦等待了半个世纪后才能与“父亲”团聚。几天后父亲仙逝 ,看着他被抬出去的那一瞬有种如重释放的感觉-----他终于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去接受另一场父女(子)团聚了。原来死并不是很糟糕的事。

  在生与死之间还有短暂而漫长的几十年,我们或精彩或无奈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