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伤感的句子 >

莫名的伤感

发布时间:2016-02-02 点击:

  莫名,有一种思绪会在早春的窗外升腾、盘桓和起舞,而又会在起霜的夜半消残、凝结和憔悴。它总以一种幻像的剪辑长放于山水白云之中或是急逝于清风明月之间,它随时随地,用没有姿态的姿态融于雪或伏于霜,又用没有原因的原因叹于泪或淡于笑。这一切的一切皆因为往事的存在。

  对于往事,蹉跎也好,精彩也罢,都说最好要做到华丽转身。而真正的事实是,人在往事的界碑前,总爱回个头瞟一眼,没有人能够把转身回转得有多华丽,倒是与往事迎面,就象跟旧友一起走到了离别的岔道口,更多的是凝望、不舍和念想。在往事里回放自己,思绪总是潮湿的。

  初时,并不以为然,天地间的雨要来了,心走神儿,思绪潮湿一下,长片苔藓或生把野草也是必要的,可这个神儿走得时间长了,所有一切都停止了,唯有苔藓和野草疯长得蔓过了天地,方才惊惑:为何?为何?道不出原因,却是思绪转化为刚韧,柔软的藤条,随着流年的水翻滚、细淌和打旋儿,而最高最猛最难忘怀的水尖尖上,总顶起朵朵往事的雪亮。于是前尘往事浪般汹涌起来,有很多人也汹涌起来,中间还有一个自己在里边安安静静、沉沉浮浮。

  沉浮久了,我们发现,一些事,一些人,在时间的轨道上,一直搁置着,丝毫没有移动,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们转过头,它们早己风干凝固,而回忆却被岁月酿得醇厚起来,忆起一次,便醉一回!这就是怀旧。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经典长卷,这里面有笑有泪有苦有甜,它充满了情感,情感是珍贵的,那就允许我们偶尔善感,适时怀旧。

  如果把怀旧放在五线谱上,那么音符中也就有了怀旧的色调,一首二胡独奏,可变沧海为桑田,可使山河夷为平地,这曲子飘过黄河,念想里就有了母亲的白发,飘过两界鸿沟,似仍有马嘶兵器的声音传来。曲子穿过春暮的梨冢,又使人想起冬晨的鹅雪,进而联想到“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余满地梨花雪”的意境。怀旧无形无影,自在如飞花,却是有情有意,深沉如星月。它太感性,感性得你不知如何放置,才能让它舒适、随意。

  自从我们的故事开始后,怀旧就不可避免地站在那里,等着你离去,然后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与你喁喁私语,故事己经远离,它却一直都在。它象极了旧衣上的纽扣,被岁月一一串在生命线上,摆放着遥远,预定着距离,也给予着亲近,呼唤着回忆。那么此刻,若来一场风,所有一切,便自我地、心无旁骛地吟唱起来…… 有儿时的笑语,有朋友的祝福,有世事的多桀变故,有离别的挥泪如雨,它们安安静静地在怀旧的青石板上独独相守又缠绵难离,它们被菊开的雨淋过,被叶落的雪抚过,它有着深情的颜色,在江海之上,在云天之间,里里外外都被这种情愫环绕和融合。怀旧,它是阳春三月,也是秋词黄昏,更是四季如歌。

  在心情下雨的时候,怀旧就这么适时而止,就这么清清楚楚的从遥远的缝隙里游离出来,划分给我们两个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是现在,一个是过去,有些过往尘事没有发霉.相反,还有一股奇妙的异香,而这股异香里最能满足眼睛的就是那些发黄的黑白照片,这是单调的两种色彩,正是这两种色彩映像,写尽了过往的一瞬间,也写尽了现在终将会成为过往,照片上,白色的角落愈淡,黑色的边缘就愈重.对比起来,两个跳跃的颜色厚重而轻灵,就象山河一样冲击着我们滚烫如火的灵魂,也象蝴蝶般的翩翩掠过我们的似水眼眸。那么生命,也就这么黑白相间起来,一个白天,一个黑夜,如此交叉至终点,一切便圆满了。

  怀旧,旧怀,总是一腔情怀,因为旧,这个情怀多少沾满风尘。风尘里有旧事。

  “江南旧事休重省,遍天涯寻消问息,断鸿难倩。”对于旧事,古词中虽无愠怒的颜色,但我们至今仍有相同心绪与此一样难以释怀。旧事,就象一座古老的宫殿,年代久远,才愈觉回味的绵厚,包括它的每一根柱子,每一个艺雕,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想象,而新建的园林,除了收获一些新奇和赞赏以外,人们往往很少去考虑它背后的故事,若干年后,这个园林也会有故事,不得不说,时间,让世间存在的一切有了故事,时间,让这些故事里给怀旧腾出了位置,怀旧总是站在生命的每一个站口,让人徐徐回望,无以言尽。往事中,在我们充满暖色的快乐里,怀旧就是那条乳白色的羊毛围巾,它明快、温暖地把我们的心情调制成温软的月亮.浅浅挂着,明亮着一个又一个懵懂的夜晚,在我们少许的难过里,怀旧就是岸边的水草,浸在水里,用诗人的忧伤来看南飞的大雁,遥遥挥翅,载起来一年又一年希望的春天。怀旧,把往事连接,组成生活,又在生活里似去未去,似来未来,这样,生活就有了不可多得的滋味,这些滋味弥足珍贵。

  懂得怀旧,就懂得了成熟,我们的成熟需要过程,而怀旧是成熟的花朵,微涩淡香。

  往事不堪回首。当某天深夜,我们的额前浮起了一层忧郁,独独流着未尽的眼泪,我们的心跌入了霜凝的梅花地,细细嗅着未逝的冷香,那就让泪把往事和成泥,随便捏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该叹息就叹息吧,一声叹息会让黑夜的繁星颤栗,因这一声叹息,风会听到,它便将阴霾吹散,在远方,天空己经泛起微白。无非一夜无眠而己,人生该有无眠之夜,熟睡有时则是一种麻木迟钝,敏感从来都是细致的,情感不会静止,它起伏在怀旧里,就舒放了最美丽的孤度。

  还是那张己经嘶哑的唱片,还是那个掉漆的声放机,再听那首”往事只能回味”时,似曾相识的声音里我们还是捕捉到了当年的感觉。我们知道这种感觉陪着自己走了好久,物是人非,却旧忆仍在,眼神浑浊,却是心境仍存。这不是我们过于善感,这是我们注重情感!对于怀旧,我们仍如当初情怀,如此,我们即使拥有的己经失去,我们还如当初一样可爱。我们并没有失去一切,还有一个真实的自己站在心底。

  与往事决诀很难,我们每个人都是从生活深处走来又向生活深处走去,想起往事,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不要刻意的去感受怀旧带给我们的感觉,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想念,那是一份无可抑制的情感。在想念的世界里,它是一座美丽的海市蜃楼.里面金碧辉煌、莺歌燕舞,而我们己是楼外人。在怀旧最柔软的那一刹,一种是喜的高处,一种是痛的极端,它渐围渐近又渐行渐远,留在心中的那份淡淡轻轻的感触,云似的,最容易魂牵梦绕。其实淡淡的挺好,我们赏画,最爱看的就是远峰的几处淡描,而这,正是生活的真谛。

  怀旧也是有境界的,境界的高低取决于怀旧的态度。不如就这样罢,当怀旧的海水涌来时,就给自己泡杯茶,一杯又一杯,至到茶叶漂到尽处,方才明白,茶久无色,只有残淡。或者就去倒杯红酒,一口又一口,把玫瑰样的醇厚含在舌尖然后咽下,恍然大悟,酒后有味,味胜前朝。也可以把怀旧的心情当作一枚可口的草莓,吃了,入口有些酸,最后还有甜。我开始用各种水果为自己拼一个果盘,对着星月开始咀嚼这些苍白而清晰的往事,我顺手拿了一瓣桔子放在口中... ...